2019中國生態產業論壇

發布日期:2020-04-01 15:02
地點:梅地亞中心 二樓多功能廳
主題: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發布暨2020生態環境產業論壇
發布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
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宣傳教育司司長 劉友賓 解讀“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
主旨報告“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展與形勢” 報告人: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吳舜澤
主旨報告:“硬核驅動 再續繁榮——2019至2020環境產業回顧與展望”報告人: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 馬輝

主題“行業新生態 產業信格局”
主持人:中國環境報、中國環境融媒體小崔看點主持人、記者 崔煜晨
嘉賓:
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教授 杜歡政
中節能天融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張栩
北京高能時代環境技術股份掖縣公司執行董事長 凌錦明
北控水務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 王助貧
北京綠創環保集團董事長 姜鵬明
北京清新環境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 王月淼
中國環境報社李瑞農社長主持會議并致辭

      李瑞農:歡迎大家參加由中國環境報社主辦的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發布暨2020生態環境產業論壇,我代表主辦方對各位領導來賓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對多年來關心和支持中國生態環保事業發展的社會各界朋友表示誠摯的感謝。
      2019年是中國生態環保事業濃墨重彩的一年,也世界環保事業繼往開來的一年,作為國家環境新聞專業媒體的《中國環境報》,多年來見證了中國生態環保事業的不斷發展,也關注著全球生態環保的風云變化。2019年中國生態環保事業波瀾壯闊,污染防治攻堅戰成效顯著、世界生態環保事業可謂風起云涌,也彰顯了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的和諧共生。
今天我們歡聚一堂舉行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新聞發布儀式,讓我們一起見證這一重要時刻。出席今天會議的領導和嘉賓有:
      2019國內國際雙十大新聞經過本報編輯部認真搜集篩選,并報生態環境部審核批準,今天正式發布。

生態環境部新聞發言人、宣傳教育司司長 劉友賓 解讀“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
     劉友賓:剛才看到《中國環境報》社新鮮出爐的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作為環境保護工作者回想起剛剛過去的不平凡2019年的歲月,我們是心潮起伏的,很多新聞歷歷在目勾起了很多美好的回憶,也有很多沉痛的會議。
      2019年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關鍵之年,回去過去的一年最大的體會是環保在深水區破浪前行,環境保護是負重前行的關鍵期,正在跨越常規性和非常規性的關口,正在經歷鳳凰涅盤的過程,社會各界的期待也在提高。國際社會對我國的環境治理的舉措高度關注,作為發展中大國我們既要解決好國內的環境問題,也要深度參與國際環境事務,為共建清潔美麗的世界當好貢獻者、引領者。
      這是成效明顯的一年,剛剛閉幕的全國生態環境保護會議提出,2019年全國生態環境保護系統以改善生態環境質量為核心,攻艱克難、污染防治攻堅戰取得關鍵進展,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持續減少,未達標城市細顆粒物濃度繼續下降,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進展讓我們鼓舞,成績也來之不易,過去一年的工作總結,對當前形勢的分析、對今年工作的規劃,為全社會深入貫徹生態文明思想、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奠定了信念、鼓舞了士氣、指明了方向。
      2019年正在離我們漸行漸遠,回顧走近深水區的環保,有許多寶貴的東西值得我們銘記。環保走進深水區,更要堅持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正確引領。當前國內外環境正在發生深刻復雜的變化,經濟發展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嚴峻、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隨著環境執法力度不斷加大,我們與環境違法企業的交鋒也更加激烈。環保影響經濟等錯誤的言論不時會老調重談,一些人動輒把與環保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歸罪于環保,讓環保成為了“背鍋俠”。
      2019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用了“四個一、三個體現”強調生態文明建設的極端重要性,對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提出要求,同年4月28日習近平主席出席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明確提出了“共鑄文明之基”的五點主張。之后在參加黃河流域生態發展高質量座談會上強調協同推進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的理念;同年10月28至31日在出席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做重要講話,對堅持和完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做出系統安排。這些重要講話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對生態文明建設深邃的戰略謀劃,也為生態保護工作指明了方向、是我們做好工作的指南針、定盤星。只愛堅持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堅持方向不變、力度不減、不動搖、不松勁、不開口子,一定可以不被風浪裹脅,堅持正確前進方向、并且取得新的成績。
      環保走進深水區,更要堅持精準治污、依法辦事,推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前不久剛剛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堅持方向不變、力度不減,突出精準、科學、依法是做好生態環保的根本遵循。今年秋冬治理污染方案中,重點突出差別化管控,根據實際情況將企業分為三類:對守法意識強的企業要減少監管頻次,做到無事不擾;對群眾投訴強烈、違法違規頻次高的企業要加密執法監管頻次;對能力不足的企業要加強幫扶支持。
      我們與中國科學院簽署戰略協議,發揮科學技術在環境保護治理中的支撐和保障作用,更多的科技手段被運用到環境保護工作。以往污染排查會出現開車轉半天找不到企業的情況。去年6月中央生態保護督查規定,首次明確督查制度框架、程序規范、權限責任,為今后推動中央生態環保督查工作提供了法律依據和保障,在法律法規標準修訂過程中,多種方式和渠道聽取各方意見,征求意見過程要向社會公開。
      環保走進深水區,更要構建統一戰線同舟共濟攜手前行,生態環保是全社會的工作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參與,回望2019是充分動員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生態環保的一年,我們與各部門有效聯動,大環保的格局正在形成,各部門就生態環保工作逐步形式共識,圍繞分工主動承擔生態環保的責任,最高檢、最高法、全國工商聯、中科院等部門都與我部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緊密協作并肩作戰,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審議通過印發綠色創建行動總體方案,成為教育部、交通運輸部等多部門的共同責任方。
      公共監督成為推進環境問題解決的重要力量,對于群眾來信、來訪、舉報要把它作為一座“金礦”來挖,作為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基礎性工作。2019年生態環境部12369舉報平臺受理群眾舉報53.1萬余件,專項行動開展期間,也都開通群眾舉報熱線、受理群眾舉報,群眾舉報率的解決推動了各地環境質量的改善、也促進了經濟高質量發展。企業守法承諾、自我約束機制逐步健全。2019年杭州13家垃圾焚燒發電企業負責人鄭重宣布做環境執法者、歡迎社會監督。履行承諾強勢開展垃圾發電、污水處理、生物制發電領域77個,主動接受公眾和社會監督。中國石化主動表示2020年終89家生產企業環保社會全部向社會開放。
      創新方式廣泛動員公共力量被有效的凝聚。2018年以來保護環境日主題歌“讓中國更美麗”讓人們廣泛的傳唱。2019年生態環境部與中央文明辦共同揭曉“美麗中國 我是行動者——2019年十佳公眾參與案例”,帶動更多人參與到生態文明建設中來。2019年公民生態環境行為調查顯示,公眾普遍認可自身行為對生態環境保護的重要意義,傳統生活方式中不符合環保理念的行為習慣正在悄然改變,垃圾分類實施成為時尚,綠色生活方式漸入人心。
環保走進深水區要深度參與全球環境治理,與各國共謀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中指出,保護生態環境、需要世界各國共同努力,任何一國都無法置身事外、獨善其身。我國積極參與國際環境事務,認真履行國際環境公約,成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參加者、貢獻者和引領者。2019年“環境日”在中國杭州舉辦,體現了中國在世界環境治理格局中的重要地位,中國積累的大氣環境污染經驗為全球其他城市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城市提供了寶貴的經驗,我國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做出積極貢獻,本著積極建設性的態度參與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5次締約方大會,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我們100%的落實承諾,全力實施國家戰略,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2018年比2019年下降了45.8%,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占全球一半以上。我國積極推進生物多樣性保護,2020年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大會將在昆明舉辦,這是聯合國首次以生態文明為主題召開全國性會議,彰顯了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鮮明世界意義。
      今天我們在這里發布十大國際國內新聞,是對一年來生態環境領域重要事件的盤點,更是我們在深水區破浪前行的歷史記錄,一年來媒體的朋友們與我們一路同行,采寫了大量優秀的新聞報道,成為生態環境保護發展中重要的參與者和奉獻者,對改善質量、建設生態文明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向媒體的朋友們對我們的支持、理解關心表示中心感謝。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讓我們保持信心,堅持方向不變、保持力度不減、凝心聚力、行穩致遠,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天更藍、海更綠的美麗中國夢想再出發、再啟航。
      李瑞農:各位來賓,同志們、朋友們,2020年中國將進入全面建成小康的收官之年,也將進入打好防治污染攻堅戰的決勝階段。讓我們攜手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建設美麗中國同寫新篇章、共鑄新輝煌,2019年國際國內雙十大新聞發布儀式到此結束。
   中國環境報社饒北亞副社長主持會議并致辭
      饒北亞:2020生態環境產業論壇現在開始。剛才共同見證了2019年國內國際雙十大環境新聞的發布,真切感受到了國內國際生態環境保護形勢的風云變幻,尤其是國內生態環境保護形勢可謂熱點頻出、生機勃勃。2019年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入決勝階段,環境監管日益趨嚴、市場需求的不斷放大、生態環境產業也在深度的變革整合重構產業生態。走進2020年生態環境保護面臨怎樣的形勢,對生態環境產業有哪些影響、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企業該如何作為。
主旨報告“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展與形勢” 報告人:生態環境部環境與經濟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吳舜澤:各位代表、各位新聞界的朋友、各位企業家,非常高興有機會向大家報告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進程和形勢。首先是總體部署,2020年1月14日是今天,關于2020年很簡單所有部署在攻堅戰的時候在“十三五”規劃和攻堅戰總體方案中都做了安排,大家不用看世界看清楚總體部署就知道明年怎么干??偟膩碚f,攻堅戰的部署是黨中央國務院做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最早起源于“十九大”報告中提出打好三大攻堅戰,三個攻堅戰過去是講防范重大風險、脫貧攻堅、污染防治攻堅,今年經濟工作會議上把次序顛倒一下,先講脫貧攻堅、再講污染防治攻堅、最大講重大防范風險,脫貧攻堅和污染防控攻堅關系到204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百年目標。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講的是脫貧攻堅;第二是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態環境是關鍵。是講的小康覆蓋的領域,經濟社會各個短板有些長、有些短,也就是十九大報告為什么把三大攻堅戰作為之一,之后各次的會議,包括全國生態環保大會又對污染防治攻堅戰做了系統的安排和部署,構成了總的攻堅戰的方案,形成系統的安排。對于攻堅戰來說,所有的攻堅戰的目標都是“十三五”規劃確定的目標,并沒有因為攻堅戰而把長期的部署變成層層加碼、級級提速,并沒有改變總體的安排,也沒有說通過攻堅戰打造全面提高的目標,就是三年時間總體見效,第一次提出打七場標志性戰役,兩氣、五水,藍天保衛戰是重中之重,柴油火車污染攻堅戰、五個水,一個好水水源地的攻堅戰和黑臭水體攻堅戰和農業和農村等等,又有四大專項行動,洋垃圾、垃圾焚燒發電、達標排放、綠證的檢查,任何決策部署都有系統的安排,所有跟以前方案不一樣跟具體很落地,這些都可以從各個方面看得到。
      打好籃天、碧水保衛戰,解決老百姓身邊很多的煩心事也帶動了城市管網系統的提升,垃圾焚燒發電,通過三招,裝在線監測、豎標志牌、向社會公開、環保系統聯網,推進了垃圾焚燒行業達標排放進程,垃圾焚燒排放發電是達標狀況最好的一個行業之一。極大的改變了對過去垃圾焚燒發電行業不正確的理解,使行業到了健康持續的發展過程,特別是對社會意識的提高起到很好的作用。每個行業、每個領域得到了大發展,2020年怎么干,2020年繼續按照總體方案主要抓老師,不會提新的口號和目標,這些年通過污染攻堅戰路子基本清晰,方式方法也是清晰的,一步一個腳印既抓宏觀又抓微觀,緊盯問題不放,一個一個問題解決,極大的推動了生態環境質量的持續改善。對于藍天保衛戰是重中之重,重點區域是39個城市,京津冀周邊等等、重點防控是PM2.5,重點防控時段秋冬季和早春,行業包括鋼鐵和火電行業,這些行業也有大量的硬件工程做支撐,截止到去年8.9億千瓦的機組實現超低排放,燃煤機組實現天然氣排放水平,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煤電清潔體系、鋼水超低排放,去年7.9億鋼產能實現了清潔排放。推進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運輸結構的調整??倳泴iT講過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關鍵是調整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運輸結構和農業投入結構,攻堅戰和行業綠色轉型是緊密相關的,也有支撐和匹配,現在來看藍天保衛戰的成效比較明顯,碧水保衛戰是按照水十條做的,渤海治理成效顯著、水的成效見效非常之明顯,尤其以長江和渤海重點區域以排水為核心促進治理的過程,水環境質量明顯的改善,農業農村水質真抓實干一定是見效的,而且一定可以帶動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環境效益的多贏。凈土保衛戰,包括土壤和固廢等等對于城市文明的支撐也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藍天、碧水、凈土是以改善環境質量為核心,以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為動力,以解決老百姓群眾反應強烈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為重點、壓實黨委和地方政府責任為抓手,這是總體的打法。有三類目標:是總量減排、質量改善、風險防控,中發17號文,關于全面建設生態環境保護的決定,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放在綠色發展之后、在生態保護修復之前,在附生態環境治理體系幾者構成的,打攻堅戰是系統的安排,還是要以綠色發展解決污染問題的根本之策,一方面要攻堅戰千方百計減少污染排放量,減少分子,也要擴大環境容量、擴大生態空間做好分母,分子分母協同發力,治理體系也是長期的過程,中國深改委的保障措施,加強黨對生態保護的領導、法治、體制、投入和經濟政策,這是總體攻堅戰系統的安排。從三個板塊,相關的幾個環節和保障措施來說給大家報告一下。
      過程中所有的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安排都對產業政策密切相關,最早從2011年環保系統進一步推進產業發展指導意見,包括幾個十條,都是對科技和產業和相關起到很大的支撐??偟膩碚f,過去經常講環保是潛在的市場,這些年由于真抓實干,這個市場變為實實在在的市場了,市場規范性水平以含量質量為核心,規范和績效水平也有很大幅度的提升,這是過去環保產業是前所罕見的,不是靠關系就可以獲得合同的,是要真的實際績效來看的,我們要強調環保產業發展和環境保護工作的開展是緊密相關的,這是環保產業跟其他產業最大的特征。
      形勢的方面,首先目標情況下,水十條、攻堅戰目標分兩類:好三、劣五,好三的目標,總的目標到2020年70%要求好三,實際上今年大概在我印象中是74.9%,也就是說,如果不發生劇烈的變化,提前完成2020年目標。劣五類也是與此,過去控制目標小于5%,今年也有大幅度的降低,也完成了目標。長江現在只有四個斷面沒有低于劣五類,包括天津一級城市,河北一類城市,過去最擔心的城市和地區,劣五類斷面急劇的下降。我們逐步逼近這個目標,而且是全國1940個斷面的情況下,斷面數量增加情況下實現的。氣也是感受比較明顯,PM2.5是跟以前相比原定目標不達標城市降18%,實際上今年年底2019年12月31日是23%左右,也是超額完成了任務。優良天數也是持續好轉,北京公布的是42%,2013年最早北京是89.5%,今年已經有了大幅度的改善,北京是全國的治理縮影也在國際上產生了很好的影響。
      講問題的時候,大家思想認識到有搖擺性,長期的歷史積累問題比較多,工作進展還有不平衡性、工作也有不適應性、自然因素不確定性、國際形勢的復雜性,攻堅戰是階段性的目標,我越來越感覺到“深水區”,不是方式方法航向找不清楚,而深水區各種矛盾開始激化,大家對發展理念、發展方式、傳統路徑的依賴性都是新的挑戰和轉型,大家有時候是老的思路、老的路徑,這些有矛盾的沖突,是三期疊加的因素,還長期存在,不能因為我們取得了成績而否認這種思想意識的轉變,包括自發自覺是長期性的問題。對綠色發展人事不高,包括生豬產能的急劇降低,生豬價格的上漲全部都怪生態環保這是錯誤的謬論,治理任務很艱巨,特別到2020年污染治理是快變量,四大結構調整是慢變量不會這么快,這是長期的過程,包括長期的基礎薄弱,管網的問題、漏水的問題,為什么會產生黑臭水體,如果沒有污水排到河道中去一定不會黑臭,長期以來技術是短板,需要通過污染攻堅戰給予解決。再加上不平衡性,全國不同指標之間也有不平衡、不同地區也有不平衡,有些省份和地市肯定會完成不了“十三五”攻堅戰的目標,差別還是在各自的基礎、各自的能動性和資源環境稟賦等等客觀的原因,包括工作不適應的問題,這樣問題造成了很多的影響,包括氣象的問題。氣象條件對PM2.5濃度的影響,年紀可以達到10%的影響,我們要靠加倍的努力去實現,為什么今年改善情況不如2018年明顯,是2019年年初空氣條件極端的不利,很多追到十月份才剛剛的追平,就是空氣質量的反彈因素,很多的城市、31個省沒有擺脫氣象過敏的條件,包括國際復雜的因素都導致了相關的問題。
      攻堅戰的做法和經驗,今年目標是明確的、方向是明確的、做法也是明確的,就是緊盯著“十三五”的目標硬任務、硬措施、硬責任,毫不含糊的推動。未來要堅持和完善的地方在于:
      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上升到政治問題、中心工作來抓,落實黨政通則、合力攻堅的大環保的格局。影響攻堅戰這一年環境保護不再是可有可無的了,這是對企業長期的利好,長周期來說盡管這些年環保產業個別企業之間有波動,但是現在環保產業總體形態跟2013年之前完全不同,是真的、實的、是叫真的,一定環保產業也要叫真,只有拿真金白銀才有可能取得環境質量改善的真實效果這是長期的過程,這個轉變非常關鍵,以前很多人把環境保護不當回事,那個時候環保產業怎么搞下去。大的歷史上看,這些年是環保產業盤整期,有些地方可能做過了,回頭再看看,有些企業資金的問題太激進我們要調整消化,但是是繼續朝上走的過程,或者是到了新的平臺的盤整期不是走下坡路。
      二是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以改善環境質量為核心。對環境質量看待非常之重。
      三是全工作綜合施策,是一條龍,有強化政策、跟蹤問責、過程的監督管理,過去很多規劃是目標過程型,做完沒人問、沒人抓不行,求真務實是非常重要的理念。
      四是環境和經濟關系是多贏的,我個人是搞環保的,但我不是環保主義者,沒有搞環境保護就是經濟不發展了,從來沒有這種觀念,我們認為做好了環境效益、經濟效益、社會效益多贏的,不能因為有些地方有些做法顧此失彼而否認忽視環境保護具有多重性的效果。
      問題導向,改善創新、多重政策的支持等等,總的來說做法在變我們要做相應的調整,過程中有幾個地方,首先是以習近平生態問文明思想為指導、以人民為中心、黨政同責一崗雙責、以改善生態文明為核心、工作方式和方法上、基礎能力建設,核心是八個觀:標志性、戰略性重大理論成果,但是現在是知行合一的問題,為什么有些地方出現了環境和經濟的矛盾,主要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關系處理上,不是認識問題,而是能力問題、本領問題,能不能真正踐行的問題。以人民為核心,表現為環境質量為核心,現在所看到的環境質量數據,拿水來說1940個斷面、氣是1436個國控測控站,都是屬于中央財政出錢是環保部在直接管理,今天的空氣質量北京PM2.5是42是由中央發出的數據,環保的數據比其他的系統數據會更加的公開開放,解決了過去質量檢測數據作假的體制性問題。也有排名,前20名、后20名對當地政府、社會監督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這是很好的制度。
      黨政同責、一崗雙責,基本上形成了這樣的意識,過去環境質量是環境局長負責,現在終于知道污染攻堅戰沒有完成,首先問責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縣委書記、問責省長、市長、縣長,環保局長就是環境戰役的參謀長,而且是一個方面軍的司令員,他不是政府,一定要把環境保護是個經濟問題、社會問題、政治問題去理解,方式方法上綜合施策、求真務實,推動問題的整改。全國2899個水體2513個消除和基本消除,地級市是86%左右消除,包括黑臭水體和集中水源地整理,我們抓省、抓市,推進很多問題的整改,掛帳基本上770萬居民的保障水得到了解決,包括楊垃圾的問題,帶來司法的聯動,特別是中央環保督查,既查不作為也查慢作為一刀切,起到很好的效果,中央環保落實黨委政府極其有關部門措施的硬招、實招,這是具有很好中國特色的創新。
      如何去理解發的問題,我總覺得新的發展理念是整體,是全方位多層次的,發展絕不是GDP這個指標單一這么簡單,不能因為這樣那樣的理由放松這個工作,包括綠水青山,人均GDP我們達到了一萬美元,老百姓訴求達到了新的階段,特別是十九大提出社會矛盾在轉型,環境保護是社會矛盾一個方面,是人民幸福感的一個方面,我們要更加的全面、更系統,不要簡單理解為經濟指標這一項,更不能以粗放的模式來代替這個過程,包括環保會影響GDP,從嚴、依法、嚴管是對環保產業最大的厚愛,而且常態化監管是排污企業并不改變、并不增加社會總成本,如果一個企業排放的污染沒治理,它的成本在哪里?誰來承擔?是企業的利潤增加了,可是老百姓在受害、下游在受害政府要付兜底的增長,社會成本是變的,而且往往是后果更加嚴重的,環保成本只是把傳統工業外部化的成本納入內部化了,這是結構調整的問題。是環保帶來了發展,讓經濟發展更加全面,環境和經濟是高度融合、深度融合的,希望大家都可以做到第一項健康權,經濟在下滑、環境在下滑不行的,我們一定要走在這里,不能把第二象限、第三象限當做正道,這才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本質內涵。
      這些年感覺環保產業的結構、水平有著明顯的提升,過去最一般說的是中國環保產業是小、散、全,這幾年隨著各方面形勢的發展,這個狀況有了很大的轉變。小的企業,有些小而強的企業是可以的,一些獨角獸企業也是可以的,這是過去難以想象的,環保產業盡管這些年在局部企業受到了一定的影響,但是總體還是比較均衡、發展前景比較好的、產業規模在擴大、產業結構在優化,生態環保部的支撐顯著的增強。沒有火電廠超低排放的技術產業發展怎么能夠達到8.9億千瓦,沒有鋼鐵行業超低排放怎么可以搞到7.8億噸,每一個實物數據都由產業支撐的,已經把環境保護從一個事業變為一個產業,環保事業發展都對產業做出重大的影響,生態環境保護系統應該包括在座的環保企業在內,你們是中間的一分子,我們都是同行的關系,只是角度和領域不同,關鍵技術設備和國產產業化明顯的提升,規模和營收明顯偏大,從科技和專業的角度來評價各個領域不一樣,但是總的來說,過去老是跟跑,現在是并跑,有些領域還是領跑,有些小領域是領跑,包括火電廠超低排放是具有知識產權的,國外不搞這個的,現在火電行業出去也帶動了產業跟著走出去了,這是很好的,包括污水處理也不錯,有些差別但是相對修復產業和固廢產業稍微弱一些??偟膩碚f,過去我最不愿意聽到的話是環保產業是政策拉動型的產業,特別希望聽到,由于碰真叫硬對環保產業達標水平有了影響,環保保護企業也是監管的對象,政策拉動型和技術觸動型雙輪驅動的現象,相信一定未來產業是給有機會、有準備、有綜合實力和一技之長的人準備的,這對服務業也是很大的促進,特別是以環境質量為核心,就一定因為牽頭的是服務業,而且服務業還對著運營業,是持續的過程,不要一頓飯吃得太飽要慢慢的吃,模式創新也變化非常大。正在出新產品往服務轉型、末端治理向全過程轉型的發展,2020年之后綠色轉型深度的發展,特別希望環保產業可以介入到生產供應行業中去,把源頭減量,生產行業的技術進步水平也屬于環保產業的內容,而且空間會更大、更可持續,更愿意看到行業的技術進步水平、清潔化水平大幅度的提升,而不愿意看到污染物產生了以后再治下去,這對環保產業又有更大的空間。
      一定要講清楚,圍繞環保產業提出了很多好的政策,2019年1到11月份治理投資同比增加29.3%,遠遠超過國內固定資產投資的水平,不要以為污染攻堅戰2020年之后環保產業就出現走下坡路的局面,如果產業每次發展靠文件、靠政策打開一個市場在跟進,這個產業不是持續健康有內生動力的市場,我們實際上2020年后環評質量改善進程還遠沒有結束,2020年之后攻堅戰我們還是總體改善,到2035年才根本好轉,2050年是美麗中國,每個階段有每個階段的重點,未來環境持續改善中都可以找到自己可以發揮的空間,自身實力、技術實力、各方面的工作齊備是尤其重要的。
      饒北亞:希望大家能夠從中有所收獲。2019年生態環境行業格局發生了清晰的變化,一方面超過半數央企涉足生態環境產業,另一方面,環保產業內國資入股民企,掀起一故混合所有制改革之風,整個行業競爭格局在改變、新業態在產生。
主旨報告:“硬核驅動 再續繁榮——2019至2020環境產業回顧與展望”報告人: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秘書長 
      馬輝:受中國環境報的邀請今天下午有機會跟大家匯報,我匯報的題目小標題是環境報社出的命題,我來之前我想了想,對一個產業進行回顧或者展望,其實整個產業心態如何把握是個問題,這是主要的問題。我自己列了個題目“硬核驅動再續繁榮”,現在我們缺的是資金嗎?不完全是,可能缺三個方面:一是心態的轉變、二是定位的調整、三是信心的重塑,這對產業界來說尤其重要,我起了一個積極的題目,整個產業未來還是能夠再續繁榮的。
       報告分三個部分,首先是對2019年產業的回顧,二是對產業現狀進行了一下分析、三是展望未來一年產業的發展情況。
       2019年中國環境產業,搜索一下一年產業有一些頻次比較高的關鍵詞,滿滿的一個屏幕展示,有四條主線:首先是民營企業整體受困明顯、國企進場加速,整個環境產業格局在發生深刻的變化;二是為了支持民營經濟和民企的發展,國家出臺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這些政策在業界感觸深淺程度不同;三是國家長江大保護戰略,在此戰略下在2019年長江環保為首的央企在長江大保護推進非常的快速;四整個領域固廢領域非常不好,包括垃圾分類、垃圾焚燒是爆發期,垃圾焚燒也會面臨倒退的問題。
      談到2019年的回顧,產業的四個特征:首先是整個環境產業整體有回暖的跡象,但是仍然處于低谷,列了幾組數據,一是2019年前三季度,營收額持續走高、融資情況有所改善,但是經營凈現金流增轉幅度在兩道三倍,確實比前期有所好轉;二是行業處于低谷,表現在企業營收持續的疲軟,營收增速相比2018年仍然是有所下行,大概是負17%的概念。2018年整個環保上市公司跌幅達到53%,在A股所有板塊中是倒數排第二。2019年也并不理想,2019年整個環保板塊跌幅達到5%左右,同期上證指數上漲了16%,一漲一跌中間差了將近20%,遠遠落后于整個大勢。
      我發現今天出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狀況,今天環保板塊大漲,我們大盤是跌的,我在想什么原因?是不是昨天下午生態環境保護會議開了以后整個產業有了回暖,今天漲幅整體上是可以的。
      我們的行業產業整體資金壓力依然比較大,資產負債率呈現上漲的趨勢,截止到2019年9月份環境企業自由現金流缺口達到440億,特別是民營環保企業流動性更加的緊張。這兩年一起民營環保企業,特別是首部上市公司很明顯,梳理了一下,首先是PPP政策的調整(PPP規范),前期兩部委在強推PPP的時候,號召環保企業要大干快上,包括各種的鼓勵政策,2018年進行調整的時候很多項目融資渠道被打斷,導致前期大量的,特別是加了杠桿欠了債務無法處理,集中到期。
      資管新規,新規卡的是有一個專有名詞,非標的融資渠道,以前銀行有大量表外資金,我們環保企業特別是民營環保企業很多融資來源來自于表外資金,資管新規,主要把表外資金并到表內。直接導致了很多的民營企業融資渠道一下子被卡斷了,導致了環境企業特別是民營環境企業融資的壓力的飆升。三是國家有一些轉型和調整的政策出臺后,可以層層加碼,很多地方會出現一些更具影響、程度更強的調整手段,直接反應出來無法來進行分門別類也沒有因地制宜基礎,只有一刀切,這個傷害也很大。包括環境企業特別是很多民企也有自身的問題,主要是盲目擴張的方面。錢來的容易的時候,沒有考慮自己的整個企業的基礎、技術儲備和人才儲備以及各種基礎能力是不是匹配,就大踏步的前進。我們行業很大的特點,我們在搞PPP項目的時候,短債長投的現象非常突出。包括民營上市公司上市之后的股權質押,很多達到80%、90%以上。
      系統的回顧,特別是頭部的企業特別是民企遇到困難主要有這幾個方面的問題。環境商業作為行業組織,2018年深刻認識到這個問題對整個產業會沉重非常深刻的影響,很多企業有可能陷入困境,2018年環境商會和中國金融學會綠金委聯合起草了一份報告,關于采取緊急措施幫助民企渡過難關,后來報給劉鶴副總理,之后批示中財辦又開了座談會,來深入研討如何解決這個問題。
      關鍵是融資問題,融資問題解決起來分幾個方面,一方面是國家出臺了相關的政策,2019年是近年來對于整個產業扶持政策出臺最多的一年。從政府的角度如何來幫助企業解決融資問題,企業本身而言,也采取了幾個方面的動作。一是特別是民企積極從股權疏困、債券疏困等等方面找到了突破口,從2018到2019年簡單的統計,環境類的企業有超過20家、2019年環境類是16家,民營環境企業發生了實質性的股權轉讓,其中15家是國資,只有一家新源環境轉給新希望轉給了民企,有10家把控制權讓出去了,涉及交易金額將近180億,特別是民企自身也在想辦法解決融資問題。
      發行債券方面,2019年有30家環境上市企業發債,發了將近60筆的債,總金額達到500億,但是發債的融資成本相對仍然比較高。對于環境產業是政策驅動型、政策拉動型的,我并不認可這種觀點,但是另外一個層面,有一點不可否認,我們的民營企業特別是民營環保企業,對于政策的敏感度非常高。特別是2018年系統性的兩個調整開始了以后,大批民營遇到了事關生死的變故更反應出這個特點,一是環境企業特別是民企對政策非常的敏感,特別是之前投資界的說法,說處在風口上豬也可以飛上天,2018年開始我們行業有這個感覺,一批民營環境企業從資本市場上獲資,包括一批銀行和投資機構求著把錢貸給他發展,錢來得容易的時候,民企有時候會有膨脹的感覺,就是發展的非???,風口來了,被資本市場認可了,發展甩開步子往前走了,如果風不能持續吹的話,把豬吹上去了,風停了豬不是摔死了嘛。
      首先我們民營環境企業對政策很敏感,我有個評價,對于企業急轉急停政策調整是非常致命的,根本沒有消化接受的過程,突然之間就卡住了,一下子把豬吹上去了,風停了,哪怕吹得慢一點慢慢落地也可以嘛。
      2019年環境產業第三個特征是國企加速進場,國企進入環境領域不是這兩年,我們有一批的國企在產業剛剛形成之初,推進市場化改革有不到20年的時間,我們有一批我們行業國企老兵,包括北控、首創,從一開始就是戰略很清晰就是專注于環保,他們不屬于之前行業說的這種情況,他們本來就是環保行業的老兵。梳理了一下,國有企業進入環保領域大概也有四種類型,特別是近兩年,一是為了貫徹國家的為民企疏困逆向混改,這是政策性+市場化,以市場的國企為主!二是2015年以來看好環保領域,他們主要是偏市場的手段和行為,是以葛洲壩、中車、中信這些大型央企為主的;第三個類型是為了國家的生態戰略主要是以三峽集團為代表;第四個類型是近兩年剛剛崛起的地方剛剛組建的大型環保集團,以江蘇、河南、陜西地方國資平臺為主。國企在環境領域一開始就存在,這是兩年大踏步、快速的通過并購等等方式進入行業,這種情況多了以后大家覺得國企有加速進入的感覺。
      這些國企加速進入以后對產業格局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對比環境商會每年的中國環境產業高峰論壇上會發布中國環境企業50強的榜單,2018和2019年對比,國企民企的數量在2018年基本持平,在50強中,2019年國企變成33家、民企17家,前20強國企14家,民企6家,前十強混所有制企業占了半數,整個產業格局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現在的環境產業和五年前、十年前差別是質的飛躍。
      環境企業的業績也出現了明顯的分化,光大國際、北控水務等等表現出了穩健的增長態勢,民營企業分化現象比較明顯,一方面一些之前的規模大、對資本比較看重的頭部民企2019年出現了業績大幅度的下滑,與此同時,一批技術驅動型的,小而美、小而強的環境企業發展不錯,今年有將近五六家新銳技術型的環境企業上市,包括設備制造型的、有特有技術支撐型的小企業,2019年利潤上升也很明顯,所以出現了明顯的分化。商會根據2019年半年報,近百家環境上市公司有46家企業出現營收凈利雙增,這些企業有個共同特點,在技術、運營方面是有獨到的優勢。
      以上是對于2019年產業進行了梳理和回顧,接下來匯報目前整個環境產業面臨的現狀。主要是從幾個方面,一是經濟環境,前一段時間經濟界有一個爭論,未來經濟的增速是保6還是有可能會下到5,不管5還是6,整體上由高速增長轉到中高速增長趨勢已經是明顯的了,一方面GDP的總量越來越大,增速的分母越來越大,如果一定要保幾的話,增量相對也要更大,所以壓力是非常大的。但是對于經濟的下行要有充分的準備,中國的經濟整體底蘊和基礎很牢固,我們現在是第二大經濟體,5%左右絕對增長量也是很大的數字了。
      一是對增長的減速要有平和的心態,更重要的是需求結構、供給結構和金融結構的轉換,綠色發展是新時代發展的新動能之一,這是中國環境發展峰會上給出的判斷。
      政策環境,整個環境產業是迎來黨和國家和相關主管部委高度重視到實際性的出臺一些真正的扶持政策,這是爆發期。2019年簡單梳理各個方面出臺相關政策大概有幾十條以上,不管產業是不是政策拉動還是政策驅動型,政策對環境產業影響具有是巨大的,現在面臨了很好的政策機遇期和政策紅利期。
      產業格局,隨著國企的加速進場,整個中國環境產業格局發生了深刻的變化,簡單的總結,一方面整個環境產業,環境市場是逐步擴充的,以前是潛力無限的,但是沒有形成真正的環境市場,但是這兩年逐步的同步環保督查、強監管,把一些隱性的環保市場釋放出來的,同時大量的央企、國企進入之后,也無形中把一些以前存在壁壘或者是存在障礙的環境市場也釋放出來了,整個環境產業這個餅越來越大,這是整體上的狀況。
      另一方面,產業的驅動力之前這個行業不可否認是資本驅動型的,跟我們的發展時期也有關,之前為什么要搞市場化改革,主要是解決供給能力不足的問題。當時是社會資本進入還是外資進入,更主要的是解決投資巨大的缺口、如何彌補缺口的問題。發展到今天,全國的污水處理廠、垃圾處理設施、燃煤電場脫煤脫硫設施幾乎是處于高位,這個時候要回歸環境治理的本質,環境治理是個什么產業?肯定不是投資性產業,也不是基建工程類產業,它是技術服務型產業。
      整個格局已經很清晰了,央企、國企扛起投資大旗、資源整合,民企要關注細分領域和技術創新,只有這樣才能達到優勢互補。同時傳統的環境企業也要結合當下的發展的階段和特點,要對自己進行適時的調整。我們的產業主要矛盾跟市場化改革之初主要矛盾是沒有變化的,主要的矛盾是快速膨脹的市場需求和能夠提供的供給能力不匹配的問題。
      央企、國企加速進場后,整個環境產業這個餅整體變大了。從資本拉動、回歸到服務上,列了兩個表,全球比較知名的大型跨國環境集團,兩家法國企業,威立雅、蘇伊士,2018年業務板塊是以服務為主,這兩家外資在國內也比較活躍,可以看出真正的環境集團,他們能夠提供的環境治理的技術服務和管理服務,是偏服務型是。跟這兩家國際環保巨頭相比,中國的環境企業向服務中求發展空間仍然巨大,在這個大的整合過程中,整個環境產業走向技術的深耕期,也將回顧服務業的本質,下一步如何進行技術的創新升級、如何提高服務水平,這是整個產業界要深度考慮、如何實現的主要問題。
      說到傳統環境企業,我用了一個詞“與時代同頻”所處發展時期不同、面臨的整個市場的格局也不同,企業也只能順應大勢,適時對企業定位進行調整,一開始介紹報告的題目,現在環境企業特別是民營環境企業,怎么樣調整自己的心態 、怎么樣找準自己的定位、怎么樣在此基礎上樹立自己的信心尤其重要?,F在大型的央企國企進入我們的領域,整個市場競爭的格局和要素也發生了本質的變化,以前企業包括外資、國有、民營市場上爭一個項目,競爭的是投資能力、服務能力、技術也沒什么本質區別,但是現在央企國企進入了以后競爭不在一個層面上,以前大家是同一個段位,只不過你功力更高一些,或者你有獨門絕跡靠這個來作戰,現在不是一個量級了,和央企可以對等的競爭要素也多少呢?新的產業發展時期企業一定要找準自己的定位,可以在產業中做一些什么事可以保證我的生存和發展,這是民營企業級需要考慮的問題。
      當然也要看到,包括主動和被動很多環境也在逐步的調整自己的心態和定位,比較早的做出調整的,現在的發展做出了關鍵性動作夠,企業發展逐步走向正規,有些掙扎的企業仍然活的比較煎熬。
      展望2020年,有三點預判:一是風繼續吹,利好的政策依然會層出不窮,包括環境保護的事業和生態文明建設遠大的長期目標,整個環境產業國家必須是要加大扶持力度的,并且這幾年扶持的政策在力度上、執行力上相比之前都是有很大的突破。
      二是國企民企和外企,整個中國環境產業市場格局依然是存在三足鼎立,包括國企、民企、外企各有自己占有的市場份額,不分所有制,國企、民企、外企是競合關系,是共生共榮的競合關系。
      三是企業特別是民營環境企業,怎么樣在新的產業格局中能夠獲得發展的動力和支撐,肯定是要找準自己的定位,民企無非是三個方面,如何打造自己的核心技術、核心產品、核心服務能力,除此以外投融資談投資和央企國企不在一個層面上,但是央企國企在技術革新、技術創新也有所欠缺,它適合大的市場資源整合、區域的綜合整治,但是具體技術活仍然需要民企來配合,對于民營企業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硬核能力,如果找到了下一步市場空間中肯定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小波同志的一個演講,談到“春天來了”,春天會不會來?一定會來,但是即將到來春天不是2019年的春天,也不是1992年的春天,它不同于任何一個過往的春天,它的內涵和外延都有深刻的變化,企業能不能用好春天,關鍵看能不能同頻發展,說白了作為企業家有沒有把自己的心態調整到位,有沒有找準自己企業的定位,找準了你的春天馬上就來了。
      總結,整個中國環境產業,經過不同的發展階段,未來三到五年常規環保問題基本上解決了,這個判斷可能有些并不精確,但是企業也要不斷適應性的問題、新的市場,積極調整戰略,更加理性面對當前市場變化;健康的環境產業離不開三股歷來的競合,未來環境產業應該是各種所有制同臺競技的概念,只有充分的競爭才會產生活力;三是環境產業短期是看資本的中期看管理水平、長期還是看技術,硬核驅動未來肯定可以產業的主人。當前環境市場比較廣闊,產業集中度有待提高,大體量的企業正在醞釀,因為中國不是污染防治攻堅戰2020年結束以后環保市場就沒了,中國現在還處于這個發展階段,還會有很大的的污染治理的需求,未來污染治理和之前也有本質的區別,包括質量和具體治理手段上也有更高的要求。之前最說,法國六千萬人,他們孕育了兩家世界級的環保集團,中國14億人,這么大國土面積、這么多的環境問題,沒有理由不產生世界級的環保企業,但是什么時候產生是業界同事們要一起努力了。
      環境商會,是全國工商聯的直屬商會,已經成立13個年頭了,目前會員企業500多家,并且是環保各個領域領軍的企業,現在以環保主營業務上市公司大概一百家左右,其中有50多家是我們的會員,國家發改委、住建部、工信部在出臺產業規劃的時候,環境商會是他們主要征求意見的對象,我也希望也歡迎還沒有加入商會的環保企業能夠加入到大家庭,我們一起為中國環境產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主持人:分析了對現狀、市場、政策、產業格局進行了系統的分析,展望了生態環境產業的2020年,今天來的企業也在其中,希望各位在環保產業發展進程中找到自己的機會、自己的位置。
      接下來進入生態環境產業研究成果發布的環節,中國環境報社、中國環保產業研究院聯合相關研究機構對2019年生態環保行業整體表現進行了梳理,對環保上市公司市值和凈利潤進行了統計與分析,形成了2019年生態環境產業上市公司排行榜,生態環境產業上市公司分析報告。
      饒北亞:我們的環保產業與涌現一了批技術進步、科技創新的典型工程,為了推動生態環境產業科技成果轉化,宣傳和推廣科技創新成果,更好的服務于生態環境保護事業,助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中國環境報社、中國環保產業研究院征集了2019年生態環境產業創新工程,現在發布:
主持人:剛才發布的兩個視頻,一是對2019年生態環境產業上市公司業績情況做了梳理,二是2019年生態環境產業創新工程,讓我們看到了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我們環境人、環境產業界實實在在所做的努力,做企業不容易、做生態環保企業更是機遇與挑戰并存,今天特別高興邀請到一批在產業一線奮力拼搏、成績卓著生態環保企業家,請大家把實戰心得與大家進行分享,下面有請嘉賓上場,他們是:
主題“行業新生態 產業信格局”
主持人:中國環境報、中國環境融媒體小崔看點主持人、記者 崔煜晨
嘉賓:
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教授 杜歡政
中節能天融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 張栩
北京高能時代環境技術股份掖縣公司執行董事長 凌錦明
北控水務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 王助貧
北京綠創環保集團董事長 姜鵬明
北京清新環境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 王月淼
      崔煜晨:非常歡迎大家進入第九期的訪談環節。我是中國環境報社編輯記者,我做環保產業記者已經近十年了,特別是這兩年我對產業的變革有非常深刻的感受,今天也想與大家探討一下,去年一年我們也看到半數的央企進入了環保行業,行業無論是國企、民企的深度融合在加深。今天想探討對于目前行業融合的趨勢有什么樣的看法、認為未來行業新格局是怎樣的?現在和理想中的格局有怎樣的距離都可以暢所欲言。
首先跟杜教授聊聊,您是同濟大學的教授也是對環保產業有一定的研究,根據您的觀察,您認為目前環保行業布局變化的原因是什么,目前呈現出來的行業格局是不是健康的狀況呢、未來應該是怎樣的狀態呢?       杜歡政:各位關注環保產業的朋友們,很高興和大家一起討論這個問題。主持人問我的問題很明確,現在環保產業怎么了?2019年發生的很多環保商業公司爆艙,國進民退,中辦專門讓我做了個報告,五六個小時內讓我回復環保產業國進民退怎么看。大家感覺今年環保產業出了點問題,或者今年的發展狀況不是非常好,但是大家有沒有看到,在這樣的狀況下,我接觸到今年同樣在環保領域很多企業出現了非常好的形勢。比如一家做餐廚垃圾的企業,一個示范工程做成以后上半年就拿到了八億左右的訂單,而且后面的形勢一直繼續下去了。
      原來一家別的行業轉行到環保領域的企業2015年來找我,2016年來注冊公司,2017年成為行業細分領域龍頭老大,他們這幾年快速的發展。不是整個產業出了問題,而是整個產業的格局發生了變化,所有的環保企業要順應時代的潮流、順應環境的變化來推動發展我們的產業,原來產業靠規模擴張、規模擴張帶來的一系列的弊端也看到了,這個時代過去了,從單純的規模擴張要變成提供解決方案、賣服務,從投資導向型轉向服務型。從單獨原來的四處開花,變成專注企業的生態鏈。一個環保企業去做固廢,人家有人單純做焚燒、單純做填埋、做資源化,有一家企業把這幾者整合在一起,焚燒的之后又有填埋,所以商業模式上能夠發生一些變化,就能夠推動自己持續的盈利能力的提高,現在是有這樣的重大的變化。
每家企業都要把自己的能力和現在的現狀能夠實現匹配,這是現在的關鍵。
      原來做水的領域市場相對成熟、大氣也比較成熟,現在固廢是個新的領域,我們認為資源循環利用產業應該有九萬億左右的市場規模。我們對一個產業的看法,不是看企業也不是看現在,我們最關鍵從市場的供應和需求兩個方面來看,老百姓對于環保產品要藍天、綠水,這個需求越來越大,這塊要求也越來越高,市場需求是有的,關鍵看企業供應的格局、提供的產品和市場的需求之間是否匹配,評價環保產業是否健康應該從這個角度來考量。
      崔煜晨:剛才為我們透露了這樣的信息,市場的需求是在釋放的,行業的機遇也是在擴大的,所以才有去年深度融合的情況存在。下面請問中節能天融的張總,請問作為央企行業格局的變化對公司的影響是不是會非常大?作為生態環境監測和環境大數據方面的高新技術企業,如何在自己的業務領域進行深耕的?
         張栩:我是來自于中國節能環保集團公司,的確是一家央企。主業是節能和環保,因為也是歷次央企重組過程中產生的一家央企,主業是節能環保,建成是中節能但是環保占了業績的大頭。杜教授說的過程中,大家在談國進民退,我有些不同的想法,我們集團一直是做節能環保,這其實是充分競爭的行業,我們不像有些壟斷資源企業,我們覺得國企和央企在融資上、拿項目上感覺壓力是蠻大的。在過去幾年,大家可以看到,一些民營企業拿項目速度很快,從馬秘書長和吳主任寫進行了分析,吳主任體現出來政策的長期性、未來對環保的看法,對于現有國企和央企看到了這個發展的市場,但是這些企業過去跑得比較快資金方面出現了一些問題,這并不是在搶,也是央企感受到了或者是反應慢了,現在發現是個機會開始進入了。
我們在行業中一直是去競爭的,也會遇到融資等等方面的困難,這方面沒有感覺到特別的利好,現在也有其他的央企是盈利能力非常強的,我也很擔心,他們的實力可能會改變格局,但是長期來看,粗礦式用投資方面帶動,過去投資可能馬上可以占領一個市場,但是未來運營團隊穩定、管理的長期性才是考驗一個企業能夠走多遠的實力。
      崔煜晨:剛才馬秘書長也說了,未來環保企業看核心技術、核心產品和服務能力,張總介紹一下您的核心優勢嗎?
張栩:現在主要業務以城市級別的智慧環境為主,現在的環境我們做了將近十來個地級市的整體智慧環境,但是地級市環境是任務分解,把環境的壓力看不到摸不到的水體可視化,任務分解的方式下到各個區縣,區縣級是壓力的承載,下面的鄉鎮就沒有環保系統了,未來的方向更是在工業園區、大型企業、鄉鎮級管控一體化方面,我們公司更大的優點是過去幾年項目給我們更多的應用實景,整體的解決方案 不同的場景對開發、應用是提供實景性的,因為有了這些項目一些高校、高科技團隊都來與我們合作,因為我們可以提供實際的場景,他們人工智能、邊緣計算等等新技術進行加載,這是我們一起進行摸索的,這是以后再推整體解決方案最有力的發展方向。
      崔煜晨:下面問問凌董,高能時代在專業領域深耕了很多年,這兩年行業的變化對環境修復行業的企業有怎樣的感受呢?公司的發展規劃會不會隨之改變?       凌錦明:我們公司是出身于科研單位,現在主營業務主要包括,環境修復、固廢處置,生活垃圾的處置和工業的微廢、固廢也有水的一部分業務。行業格局的變化,可以感受的最近這兩年環境產業確實總體上宏觀上講遇到很大的挑戰,資本市場2018年整個板塊下跌50%多,2019又下降5到6,兩年累計跌幅60%左右,也導致整個資本市場對環保行業估值下降很明顯。就我們公司而言,2018年業績增長了69%,2019年又繼續增長,目前差不多30%。行業格局的變化,從宏觀上看,環保行業是政府買單的行業,現在在財政相對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主要體現在訂單方面,訂單比預期低一些。企業怎么應對,企業經營的策略方面。我們在行業當中相對比爆雷的企業、經營困的企業財務上比較健康,相對采取的措施早一些,從經營策略來看,主要是抓現金流、控制負債率,從2019年經營來看,經營性現金流比凈利潤還多45%,年初的目標經營性現金流要大于凈利潤20%,最終結果是45%,2019年營業額突破50億,回款52%,受限比超過100%,整個財務狠抓現金流,所以沒有出現行業中有些企業的狀況,也就債務的爆雷,所以我們很健康。
      面對行業格局的變化,首先企業要練好內功,要用技術驅動企業的發展而不是這兩年很多企業遇到的發展瓶頸,也就是對訂單的選擇上,訂單質量比較低,這些訂單決定后面的回款會很困難,我們放棄了很多低質量的訂單來換取高質量的發展。
      控制資產負債率,這兩年很多企業碰到的困難并不是沒有盈利,但是出現債務違約負債率高了,短貸長投的非常多,我們也在調整債務結構,現在長短期債務結構是日趨合理,2018年是1:1長短期貸款的負債,2019年是3:1,債務期限和資產又很匹配,行業格局的變化否終程度也看企業對經濟形勢的判斷、對宏觀經濟的把握和企業策略去調整,這樣企業可以面對更長期的發展可以有利于公司練好內功持續發展。
      崔煜晨:您說企業的財務比較健康,現金流是從2018年初就開始不少環保企業所面臨的問題,公司是如何意識到我們要控制財務風險,當時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意識呢,比別人更早關注到財務風險的問題呢?
      凌錦明:從2018年一季度公司開了專題的董事會,一直到宏觀政策上的變化,有一些企業出現債務違約的苗頭,我們及時的去調整策略。比那些企業早個三四個月意識到這個問題,2018年債務爆雷的企業越來越多,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完全停止。我們就提出,我們要抓回款、抓訂單的質量、要高質量的發展,包括在內部號召員工要過好緊日子、苦日子。最后的結果員工還得益,我們員工的薪酬這兩年增長20%以上,企業是穩健經營作為第一要務。
崔煜晨:請問北控的王總,北控是環保行業內老牌的國企的,已經扎根行業行多年了,北控去年提出輕資產注重運營的模式,這是基于什么戰略和市場考量,是不是擅長運營的環保企業未來可以走向這樣的專業轉型之路呢?       王助貧:很榮幸今天有機會能夠跟專家和環保的同行們一起來探討這個問題,關于北控水務輕資產戰略,由原來資本作為核心競爭力,轉向以萬億資產的管理作為核心競爭力的轉換,是北控水務文化基因,我們每年都會有兩個務虛會來反思市場的行情、回顧北控水務以前走的路、以及將來要走的度。2019年11月底之前北控水務的核心管理層出兩天時間開了個閉門會,我們研究北控水務的二次增長、研究北控水務的核心競爭力,說到核心競爭力是什么呢?其實就是一個企業的絕對優勢,在行業里面的絕對優勢,北控水務從2008年上市到去年走完了十周年,這十周年里回顧北控水務的核心優勢就是我們的資本,北控水務就是只有錢,但是資本確實就是我們的核心優勢。2008年上市別人遇到金融危機的時候我們融了一筆錢,北控水務是香港的上市公司,海外的融資利率就是比國內的融資成本要低,再加上人民幣升值所以我們賺取了這樣的紅利,北控水務由于幾年積累下來的品牌在國內發了很多綠色債券,利率也非常低,這是我們前些面的優勢。后十年北控水務的核心優勢是什么呢?現在有半數的央企進軍環保領域,北控水務這家企業相比一般的民企它是國企好像塊頭大了一些,進入市場的時間稍微長了一些,但是相對央企來說,我們自己心里也非常的清楚我們的地位,在行業中我們出什么樣的地位,我們沒有央企的錢多、社會上的影響力長江大保護一推出三峽大哥就出現了,我們就遠遠的甩在了后面,我們回顧北控水務的前十年,再考慮后十年的時候,我們想我們核心優勢是什么?我們的優勢是現在修上千家的水泥廠我們手上,我們有十年運營經驗,這是我們在這個行業中有別于別人的地方。
      在2018、2019年提出輕資產戰略、雙平臺戰略,就是資管平臺和運管平臺是相輔相成的,道理很簡單,我們如果能夠把大量水務資產管高,資方愿意把錢給我了,有了大額的資金的時候,就可以獲取更大量的運營資產,在運營資產過程中提煉出核心競爭力,使得運營的能力越來越好,管理的資產也越來越多,就是這么樣的相互循環的過程,目前有一千億資產,集團定的目標是十年以后管理萬億資產,這就是資產運營管理的大資產運營管理的能力,這也北控水務在看到了整個環保行業現實的狀況以及今后的發展趨勢以后我們對自己的重新定位。
崔煜晨:未來強強聯合是不是會越來越多,您認為未來比較好的產業生態是怎樣的?
      王助貧:我認為不僅是環保行業,所有的行業今后都將是強強聯合的,前一陣看過一本書,里面說了,以后的行業里邊大概會有兩家平臺型的企業,其余的企業都是在平臺下在細分領域中發揮作用的,北控水務在環保、水處理行業中我們希望能夠成為這樣的企業,但是過程中比起央企我們塊頭是很小的、能力還很弱,一定是跟央企老大哥聯合,聯合的過程中我們也依附于老大哥身上,北控水務有自身的特點,三峽集團去年一年的動作頻繁,一開始就是跟北控水務首先來談的,談了很多輪番,后來發現他跟很多企業也在談,但是回過頭來我們共同成立了資產運營的公司、共同成立了運管的平臺、成立了三峽基金,三峽集團也發現北控水務在資產管理運營的方面能力可能要比一般的其他企業還是要強,所以愿意跟三峽集團這樣的老大哥共同聯合,他們有錢、我們有管理能力,我們共同聯合使得環保行業走得更快更好。
      崔煜晨:您說的強強聯合也是對自己公司定位很明確,下面請問一下姜董,公司這么多年來一直穩步發展的原因和秘訣是什么?公司現在的定位是什么樣的?      姜鵬明:今天似乎大家話題當中都比較感興趣的是對現代環保行業的評價問題,我先回答你的我們的上市問題,我們不會說死就死。舉個例子,我當不能跟人家比了,我們的華為作為一家偉大的企業,美國這么恨它,首先是信息產業太重要了、二是它的策略農村包圍城市,靠幾個主要工業國家,對它進行限制是沒有用的,三他不是上市公司,抓出他的一系列問題,甚至于資金杠桿去制約它,用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來打探他的情報。
      我們老哥們們在環保產業中走過了一個輪回,企業發展、個人發展命運都已經看到了,經過所有行業各個環保行業都是市場化了,我們選擇了雖然很重要,但是并不為大顎所關注的行業,就聲學工程行業,我們首先用十年做到國內領先、又用十年時間并購了國際上的先進企業,現在還在很好的發展。一旦國內市場不好的時候,就做國外的市場,當然去年是世界經濟發展都在下行。
      又用了十年的時間堅持初心不改,就是有機固廢的處理問題,十年時間,這個項目是個“十年磨一艦”,這是有待于市場中的表現。我很欣賞馬輝秘書長說的一句話,“不是一個邏輯”,不用一個邏輯去談問題,不用一個標準去衡量是不行的,中國環保產業現代的發展狀況特別是這幾年的狀況,最大的發展是中央的政策,習總書記這“兩山論”,具體的政策我最看好的不僅僅是排污證制度,而是看好中央巡視組,這是破解很多關鍵問題的很落到實處的政策。但是還有兩條,營商環境惡化、環保產業面臨更深層次的挑戰。如果說中國經濟發展各個行業中,如果有不利于發展或者是發展當中碰到困難的,假如說有十條的話,有一些行業只涉及到其中的三四條、四五條,但是環保行業十條恨不得涉及到十一條,只有這十一條都能夠有克服手段了,中國環保產業才能真正發展起來,標準是什么?有用現金流、用體量的、用過細經驗的,市場競爭首先是競爭的優勢。我經歷了環保界一些大事,從未辦奧運開始汽車尾氣的控制、大氣污染的控制、高濃度有機廢水的處置、現在到垃圾處理等等,幾乎所有重大戰役至少我也經歷過了,我只問一個問題,經過這些大的戰役、這些大的市場發展和治理以后,我們留下了偉大的企業嗎?落下了偉大的企業嗎?落下了什么樣的在全世界都站得住腳的技術和技術路線、技術方案、技術裝備嗎?沒有,幾乎沒有!表象和深層次的問題,我只說現象,既生蘋果何生華為???任何一家大的治理過程只要有國外治理技術首先就要引入國外的,但是我們的邏輯,中國的問題必須要靠中國人自己解決,也只能靠我們自己解決,所以現在我不點名某一個領域,花了多少億引進了幾十年的東西現在幾全軍覆沒,現在又要跟著國外來走,真的是中國企業沒有好的技術嗎?首先是有了想法沒有能力把它培養起來,或者是容錯機制非常低,或者是各種各樣的原因,這是在我看來的最大的遺憾。
      二是深層次的環境保護治理問題,舉個例子,打止疼針,打一針好了,到底是什么問題造成的呢?不管了!我們現在是農村包圍城市還是一省數省的勝利,都說要救中國哪個路線最后可以救中國呢?一個輪回了,拿眼前的一個月、半年的數據是很難評價出來的。為什么我談到這個問題,我認為它是深層次的問題,環境保護和生態的關系是什么?生態文明、生態法則是什么,至少包含不限于取此失彼、物質不滅吧,現在很多治理是“麻袋上繡花”,將來一個輪回過了以后還要推倒重新來,生態最根本的原則是道法則然、生態輪回,我們往往中斷了這個用一些噱頭去解決問題,為了掩蓋某一個治理的不到位,用其他的噱頭來掩蓋矛盾。
      崔煜晨:剛才談到技術引進的問題,在噪聲控制領域技術水平已經達到了全球領先的水平,但是也存在新技術推廣比較難的問題,但是很多領域技術環境在不斷的提升。最后問問,王總,去年有不少企業進行了混改,想問問,咱們雙方半年融合情況怎么樣了,公司未來發展有沒有新的規劃和變化?
      王月淼:感謝主持人給我們機會來做一下分享和交流。聽了各位臺上的嘉賓講的內容和他們所處的目前現狀,我們應該是唯一一個作為代表,作為混改的代表了,其他的包括環境、產業等等方面的問題不贅述了。
      清新環境是環境產業中不大不小的公司、不長不短的公司,2001年成立到現在18年了,在這個過程中也起起伏伏,和四川發展的融合我們更愿意說是“引戰”,從企業生命周期來看,成長過程中一定會有遇到生存和發展的問題,有輝煌也有低谷,低谷的時候也有可能翻身再有發展的機遇。清新環境作為環保不大不小的高科技的技術創新型的公司,一直以來也說清新環境是早期脫硫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公司,這些年的發展也面臨了幾起幾伏,才成長到現在,發布的榜單里面盡管我們在上市公司里面,但是榜單里面都是榜上有名,但是我們市值也從近200多億,降低到現在60多億,真的很酸楚。
      從2018年到2019年我們已經看到了環保產業逐漸的面臨到的挑戰,2018年開始做了收縮,基于自己的生存需要做了收縮。企業做了收縮只是短期的,還要尋求發展,我們和四川發展的混改完全意義是引戰的需要,是生存和發展的需要。清新環境走過的18年,我們把它分解為前十年是創業期,從2011年上市以后給它定義為是成長期,2019年混改之后是未來的發展期。我們和四川發展的融合是雙方的意愿,是一種互補也是相互的賦能。從四川發展來講是一個監控平臺,它也有產業發展投資的需求,國家環保產業的大發展,也對環保產業方面產業投資有強烈的愿望,我們清新環境在這個過程中受到了包括四川發展在內很多的央企和大型國企的青睞,畢竟公司還是在行業中具有一定的優勢,這個過程中專業化和市場化能力以及技術創新能力還是引起了四川發展足夠的重視,這個合作我們定義為是從大的環境來看是大勢所趨,微觀角度來看,我們認為是勢在必行,對于清新環境生存和發展都需要有這樣的大型的有實力的平臺來做我們更強的支持和后盾。作為公司戰略發展,未來的戰略是不是因整合而有大的變化,在我看來因為我們有了這樣的戰略的發展思考,所以才有了主動的引戰的行為。公司從2018年開始就做了整個公司戰略的布局,其實是缺乏資源的,在2018年是不可能有太多的資金進行支撐的。包括在新進的領域以及新做的事情上缺少一些業務和人力資源包括管理資源,我們也需要整合好的一些互補平臺來與我們一起共同推進,和四川發展的合作,是不是緩解了我們的困難,這是顯而易見的,目前的情況看,他看重我們的專業化、市場化和創新能力,我們看重他們的平臺以及市場資源和投資領域更多的專業的經驗,雙方融合目前為止是非常順暢的,它在整合以后我們現有的團隊沒有做任何的調整,完全是由原有團隊再繼續經營,它給了我們很大的資金上的支持和企業管理的規范化、投資方面的經驗等等,我認為我們的合作目前為止是非常健康的。
      從公司目前資金上,我們是內外結合,公司內部從2018年開始就開始加大了資金回籠的力度,同時在去年尤其是2019年國家大力的推動央企和國企對民企清欠工作也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和支持,今年來看,2018至2019年目前的應收帳款的余額在不斷減少,當年應收帳款回收率是大于100%,目前再加上四川發展給我們的背書,它自己本身的融資渠道也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這是比較好的融合。公司未來戰略發展,我們先有了戰略才有了主動的引戰,未來這種融合會加速戰略意圖的實現,也會使戰略規劃和布局能夠做得更好一些、更完美一些。
      崔煜晨:雙方能夠融合也是因為雙方各有所長才走到一起,今天時間有限,請各位展望一下2020年,包括企業和行業看法,能夠簡短的用幾句話進行展望。      杜歡政:如果從一個產業的角度來講,大家說幸福的企業都有相同的東西,不幸的各有不幸,今天在座五位都是幸福的,環保產業寒冬中都是幸福的,這五家企業共同點是發揮優勢、與時俱進,每家企業中節能發揮央企的整體整合能力強的優勢、高能環境、綠創發揮了技術的優勢、北控水務和清新環境與時俱進,他們在上個十年做這個十年的事情,這個十年做這個十年的事情,這是環保產業企業家們要考慮的問題,從這樣的角度來講,現在市場格局發生了一些變化,大家想著環保產業要政府買單現在要轉變成政府買單和企業買單并重,環保企業要深入到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過程中和清新產業的服務過程中。
      第二個變化,原來環保產業30年,這么多積累,現在政府需要系統解決方案,現在固廢物質中的分析,秸稈、畜禽養殖和工業產品的廢棄物,從物質流角度做系統設計形成項目,這些項目選址也容易、產業共生、成本也低,這就是模式的變革,單獨一個小企業就很難來適應了。
第三個變化,細分領域市場在不斷的產生,老百姓有市場需求,比如聲音的振動就是一個小領域、包括環境的企業家們也在,老百姓對室內環境也有需求,這些格局的變化要求我們帶來央企、民企、外企、國企幾路大軍大家深度的融合來推動發展,相信偉大的時代肯定會產生偉大的產業,偉大的產業肯定會產生偉大的企業家,所以希望在座的很多的企業能夠變成偉大的企業家,行業角度肯定又有進有出,包括固廢垃圾分類的行業,我們幫助上海做垃圾分類整體方案,做完后人家告訴我六萬家企業進入到這個領域,最后能夠留下來的我看也就是十幾家,大部分是自行消滅了,我們并不是說這個產業不行了,所以標準要這樣思考。我希望讓中國真正產生比威立雅等等這些公司更好的引領全球發展的企業,這是我作為者的希望。       張栩:我們日常經營中,阿里、騰訊等等初創企業也非常多,他們實力更強,來并不見得恰恰說明這個市場好了,包括央企很多轉型來這里,央企主業變化在國資委內部也很麻煩,這也是大的市場,競爭在目前越來越供需體量逐漸平衡的狀態下,這種大的市場環保還是政策未來的督導,市場總體上比較看好,但是競爭也很激烈,但是做企業每天都是面臨更多的問題嘛。
      凌錦明:對整個環保產業的判斷,宏觀上長期來看我認為中國環保產業大有可為,因為畢竟第一中國2019年整個GDP超過一百萬億,環境治理的投入占GDP的比重目前沒有超過1.5%,所以空間非常大、我們也很堅定信心,同時我們也要發揮技術優勢深耕環保領域。
      收入結構上我們一直在優化調整,逐步加大運營跟制造類的收入比重,第一看大勢,因為新建項目長期來看肯定會拐點趨于平衡,但是運營項目肯定會越來越多,未來會加大運營類環保的業務,這也有助于第一改善經營,二是提高業績,這是長期堅守的目標。
      王助貧:我在肇慶上市公司峰會上也分享了我的觀點,環保行業非常好,我作為一個環保人能夠進入這個行業還是深感榮幸,但是任何一家企業沒有一種商業模式是一成不變的,沒有一種技術是可以包打天下的、沒有一個企業用一種技術、一種商業模式可以長盛不衰,作為一個企業家而言特別同意馬秘書長的觀點,心態非常重要,在這樣的行業中、這樣的競爭優勢中每一個企業家都應該是如履薄冰,今天是前十年我們最差的一年,今天也許是后十年最好的一年,所以要有這樣的心態,我們要不斷的去迭代我們的技術方案,我們要審時度勢,不停的去創新來破局實現企業的二次增長。
      姜鵬明:環保產業的發展脫離不了整個國家經濟政策和發展環境,談環保企業的發展不足以能夠真正說得清楚,整個現在經濟發展當中,第一老36條、新36條都過時了,去年出了28條,劉鶴副總理親自開電話會議為民營企業討債,這不僅僅是行為的問題,而是說明現在的環境會發生很大的變化,這一點感覺我們是充滿了信心,我們不能夠像孫猴子終究落到乾坤圈里,我們要破除這個發展的周期,因為中國不是靠殖民地發展起來的,中國是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將來也很可能這一兩年就會發生重大的變化,以后沒有國有企業只有國資企業,也許是國資控股或者是國資參股的企業,一個企業的競爭靠它的特質和競爭力而不是靠其特權,這是根本性的問題,我們的聰明才智完全可以肚子疼簡單打針的問題,完全可以解決環保產業深入的發展,也出現騰訊、華為這樣的偉大的企業,這不是希望的問題,我已經看到了深刻的轉變由上至下的已經開始了,如果是理論的研究還會有一個過程,比如什么是民營企業、什么非公經濟呢。
      王月淼:我們對未來環保產業判斷前途是光明的,在目前的情況下,政策的驅動國企、央企、各類環保企業蜂擁而至說明了這樣的問題,未來的環保產業市場空間很大;道路是曲折的,未來整個環保產業格局、行業中格局一定會發生變化,個人觀點未來一定或小而美的企業、或大而強的企業,中間一部分的企業如果沒有特色就一定沒有生存的空間,中間是大量的企業有特色、有自己專長的企業,才有可能有生存空間;作為清新環境我們應該力爭在有特色的企業里面做到“雙翼共飛”,我們以前在實體經濟上做了更多的努力,也靠單翼在市場中做到相對領先,未來希望通過引戰以后,能夠讓資本這一翼能夠展翅,雙翼騰飛。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