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實現三大路徑、八大投資領域

發布日期:2021-06-21 10:47

來源:平安證券研究

      中國作為目前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要實現“30·60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平安研究認為要實現這個可量化的約束指標,有三大實現路徑。在實現這一目標過程中將催生八大領域的投資機會,特摘錄分享如下,供參考:

三條路徑:

一是控制和減少碳排放,包括限制化石能源的使用,增加清潔能源的使用;

二是促進和增加碳吸收,主要包括技術固碳和生態固碳兩種手段;

三是通過建立綠色金融體系來支持碳中和目標的實現。

由此,衍生出八個領域的投資機會:

第一,碳排放交易領域。在碳排放交易覆蓋的石化、化工、建材、有色、鋼鐵、造紙、電力、航空等八大行業中,具備領先節能減碳技術、生產效率提高、能耗下降的企業,將能夠實現碳配額的剩余,進而可以在碳交易市場上獲得豐厚收益。

第二,清潔能源領域。為實現碳中和目標,中國的能源結構未來將實現顛覆性的調整,包括水電、風電、太陽能、核電、氫能、生物質能、地熱、海洋能等在內的清潔能源領域生產和消費領域,將有巨大的成長空間。

第三,工業領域節能。推動工業節能的內容豐富龐雜,大體有三方面機遇:一是傳統制造業的綠色改造,推動綠色設計產品、綠色工廠、綠色園區、綠色供應鏈;二是污染防治、清潔生產技術、環保監測技術等;三是再生資源利用,再制造、再利用產業的發展。

第四,建筑領域節能。這貫穿建筑的整個生命周期,包括節能建筑設計、新型建筑材料的研發和生產、可再生能源使用、建筑用能系統開放、建筑廢料的綜合利用等方面;此外,零碳建筑與零碳生態城市也是重要的方向之一。

第五,交通領域節能。主要有兩方面,一是推動交通運輸提升效率的信息化、智能化建設,例如高速公路ETC系統、互聯網+物流配送、互聯網+公共交通等;二是支持使用新能源、清潔燃料的交通工具,例如推廣新能源、清潔燃料汽車。

第六,技術固碳。碳捕集、利用與儲存(CCUS)技術大有可為,但目前中國的CCUS項目集中在捕集階段,后續的利用與儲存則需要政府給予相關企業包括直接投資、碳稅、新能源補貼等在內的激勵政策。

第七,生態固碳。碳匯對于拉動區域間的產業建設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尤其中西部碳匯豐富的地區,可以通過碳匯買賣幫助農民創收,探索推廣碳匯扶貧、生態扶貧等新機制。

第八,綠色金融。我國綠色金融體系自2016年正式起步,碳達峰碳中和“30·60”目標對中國綠色金融發展又提出了新要求,因此,未來圍繞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基金、碳交易碳期貨等領域,都將存在豐富的投資機遇。

研究報告全文如下:

2020年9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首次表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爭取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被稱為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中國作為目前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要實現“30·60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個可量化的約束指標,將成為我國推動節能減排、低碳發展的加速器;圍繞此目標將出臺的一系列支持政策和產業規劃,將拉開未來數十年綠色經濟領域的投資大幕。

1.背景:“碳中和”是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必然選擇

近40年來,全球氣候變化導致極端天氣發生的頻率和強度明顯增加,對人類的生存和發展帶來了巨大威脅,實現減排減碳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也成為了國際社會的共識。近幾十年來,全球各國及政府間組織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合作推進氣候變化治理工作,彰顯了全人類在應對氣候變化上所做出的積極努力。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在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期積極響應國際社會的要求,提出了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這無疑體現一個發展中大國的責任與擔當。

2.現狀:各國政策積極應對,碳排放增速下降

得益于近三十年來各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共同協作,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雖然仍保持正增長,但增速大體呈現下降趨勢。中國近五年碳排放平均增速為1.2%,略高于全球0.8%的水平。全球各國和地區都采取了一些政策來支持碳中和目標的實現,其中以歐洲國家最為積極。

在碳達峰碳中和“30·60目標”提出之前,中國政府就已經高度關注氣候變化對國家和社會的影響,并積極推進碳減排的工作。1980年以來我國的單位 GDP 能耗就持續降低,CO2排放總量增速放緩。碳減排的積極成果為我國實現碳中和目標奠定基礎。

3.展望:碳中和將衍生出巨大的低碳投資需求

根據不同機構的測算,中國未來三十多年推動低碳至零碳路徑所需的總投資在70萬億到140萬億元不等,涉及包括再生資源利用、能效提升、終端消費電氣化、零碳發電技術、儲能、氫能和數字化等多個領域??傮w而言,未來伴隨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任務的推進,將撬動規模龐大的綠色低碳產業投資,也將帶來相關領域的長足發展。

4.機遇:實現碳中和目標的三大路徑和八大投資領域

從中國現有的能源結構與碳排放狀況來看,我們認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至少需要考慮從三條路徑入手:一是控制和減少碳排放,包括限制化石能源的使用,增加清潔能源的使用;二是促進和增加碳吸收,主要包括技術固碳和生態固碳兩種手段;三是通過建立綠色金融體系來支持碳中和目標的實現。由此,衍生出八個領域的投資機會:

第一,碳排放交易領域。在碳排放交易覆蓋的石化、化工、建材、有色、鋼鐵、造紙、電力、航空等八大行業中,具備領先節能減碳技術、生產效率提高、能耗下降的企業,將能夠實現碳配額的剩余,進而可以在碳交易市場上獲得豐厚收益。

第二,清潔能源領域。為實現碳中和目標,中國的能源結構未來將實現顛覆性的調整,包括水電、風電、太陽能、核電、氫能、生物質能、地熱、海洋能等在內的清潔能源領域生產和消費領域,將有巨大的成長空間。

第三,工業領域節能。推動工業節能的內容豐富龐雜,大體有三方面機遇:一是傳統制造業的綠色改造,推動綠色設計產品、綠色工廠、綠色園區、綠色供應鏈;二是污染防治、清潔生產技術、環保監測技術等;三是再生資源利用,再制造、再利用產業的發展。

第四,建筑領域節能。這貫穿建筑的整個生命周期,包括節能建筑設計、新型建筑材料的研發和生產、可再生能源使用、建筑用能系統開放、建筑廢料的綜合利用等方面;此外,零碳建筑與零碳生態城市也是重要的方向之一。

第五,交通領域節能。主要有兩方面,一是推動交通運輸提升效率的信息化、智能化建設,例如高速公路ETC系統、互聯網+物流配送、互聯網+公共交通等;二是支持使用新能源、清潔燃料的交通工具,例如推廣新能源、清潔燃料汽車。

第六,技術固碳。碳捕集、利用與儲存(CCUS)技術大有可為,但目前中國的CCUS項目集中在捕集階段,后續的利用與儲存則需要政府給予相關企業包括直接投資、碳稅、新能源補貼等在內的激勵政策。

第七,生態固碳。碳匯對于拉動區域間的產業建設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尤其中西部碳匯豐富的地區,可以通過碳匯買賣幫助農民創收,探索推廣碳匯扶貧、生態扶貧等新機制。

第八,綠色金融。我國綠色金融體系自2016年正式起步,碳達峰碳中和“30·60”目標對中國綠色金融發展又提出了新要求,因此,未來圍繞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基金、碳交易碳期貨等領域,都將存在豐富的投資機遇。

5.風險提示

1)全球經濟復蘇低于預期,拖累綠色經濟領域的投資與發展;2)貨幣政策過快收緊導致無風險利率走高,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動蕩,可能影響綠色經濟領域的投資收益水平。3)綠色經濟領域的相關技術發展緩慢,影響各領域節能減碳的推進。

2020年9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首次表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爭取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被稱為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此后,在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峰會、金磚國家領導人第十二次會晤、氣候雄心峰會及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總書記也多次強調了這一目標。

2021年2月22日,國務院印發了《關于加快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的指導意見》(下簡稱《指導意見》),指出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是解決我國資源環境生態問題的基礎之策。2021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了對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要求:“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優化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推動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大力發展新能源,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積極有序發展核電。擴大環境保護、節能節水等企業所得稅優惠目錄范圍,促進新型節能環保技術、裝備和產品研發應用,培育壯大節能環保產業。加快建設全國用能權、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完善能源消費雙控制度。實施金融支持綠色低碳發展專項政策,設立碳減排支持工具。

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作為一個可量化的約束指標,將成為我國推動節能減排、低碳發展的加速器。《BP世界能源統計年鑒》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中國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過去五年間(2016-2019)中國碳排放量年均增速1.2%,超過全球0.8%的水平。中國要實現碳達峰碳中和“30·60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同時這也意味著,圍繞此目標將出臺的一系列支持政策和產業規劃,將拉開未來數十年綠色經濟領域的投資大幕。

01

背景:“碳中和”是應對

全球氣候變化的必然選擇

1.1 碳中和相關概念定義 

1.     碳排放

碳排放一般是指以CO2為主的溫室氣體的排放。溫室氣體排放將造成溫室效應,使全球氣溫上升,破壞地球的生態環境。2020年12月25日,我國生態環境部審議通過了《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其中擬定了溫室氣體的概念和范圍。溫室氣體是指大氣中吸收和重新放出紅外輻射的自然和人為的氣態成分,包括二氧化碳(CO2)、甲烷(CH4)、氧化亞氮(N2O)、氫氟碳化物(HFCs)、全氟化碳(PFCs)、六氟化硫(SF6)和三氟化氮(NF3)。

2.     碳達峰與碳中和

目前,學術界與權威機構均對“碳中和”的概念做過研究與界定:

英國標準協會(BSI)的碳中和標準(PAS 2060)對此定義為:碳中和是某一特定經濟實體的特定標的物相關的溫室氣體排放,導致大氣中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凈增長為零的一種狀態。國內學者對“碳中和”的定義為:人為活動排放的CO2對自然的影響,可以通過技術創新減低到可以忽略的程度,即產生的CO2基本可以平衡。

習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提出的“碳中和”概念,是指企業、團體或者個人測算在一定時間內,直接或間接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通過植樹造林、節能減排等形式,抵消自身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實現二氧化碳“零排放”。而在此之前的“碳達峰”,則是指在某一個時點,二氧化碳的排放不再增長達到峰值,之后逐步回落。

值得一提的是,其一,“碳達峰”并不單指在某一年達到最大排放量,而是一個過程,即碳排放首先進入平臺期并可能在一定范圍內波動,然后進入平穩下降階段;其二,“碳中和”的概念并非意味著二氧化碳的排放為零,因為任何行為不可能完全不排放溫室氣體;這是指,經過減排措施降低碳排放量,最終通過碳補償(Carbon Offsets)機制,購買碳信用抵消無法減少的碳排放量,以達到溫室氣體的“零排放”。

1.2 碳中和提出的背景 

1.     “碳中和”是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必然選擇

20世紀50年代以來,科學家通過儀器觀察到全球地表平均溫度呈現持續攀升的態勢,這通常被稱為“溫室效應”。根據美國國家航空局戈達德太空研究所的相關測算,全球陸地-海洋溫度異常指數在近140年的時間發生了劇烈的變化,并在近40年內發生快速上升。“溫室效應”產生的重要原因,是人類社會生產活動中產生的二氧化碳、甲烷和氧化亞氮等溫室氣體的排放與不斷積累,造成了地球系統能量吸收和發射之間出現失衡,帶來大氣和海洋溫度的上升,進而對全球氣候變化產生一系列影響。而全球氣候的異常變化,會對水資源、人類社會等帶來一系列的負面影響。

1)陸地水資源短缺與海洋氣候變化。IPCC 在第三、 第四次評估報告中指出,受氣候變暖影響,對于原本已出現水資源短缺的中緯度和干旱熱帶地區來說,其缺水的形勢將更加嚴峻,遭受干旱困擾的地區有可能會增加,同時,水資源的變化將會直接影響植被分布和物種組成。另一方面,全球氣候變暖將導致海水膨脹、部分冰川和海冰融化,這些因素都會造成海平面上升;這將進一步導致臺風的頻率和強度增加,加劇了臺風風暴潮的危險性,對海岸帶和海洋生態系統造成嚴重影響。

2)威脅農業生產與糧食安全。農業生產對天氣依賴程度較大,氣候變化對糧食安全存在影響。部分研究者通過測算得出,溫度上升將會直接影響糧食作物的生長周期,且有證據表明極端高溫天氣會導致小麥早熟、減產。糧食減產所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食品匱乏,從而對人類社會產生沖擊。

3)影響人類健康。一些初步觀測結果表明,近年來大范圍傳染病的發生均與全球生態系統的健康狀況不佳、特別是與生物多樣性受損有密切關系。就氣候變化導致的極端高溫熱效應來說,在氣候變化的背景下變得更加頻繁和廣泛,從而增加熱敏疾病和死亡的危險性。

總體而言,近年來全球氣候變化導致極端天氣發生的頻率和強度明顯增加,對人類的生存和發展帶來了巨大威脅,這使得我們不得不采取一系列的應對措施,“碳中和”便是其中的重要舉措之一。

2.國際社會的應對措施

全球氣候變化已經成為人類發展的最大挑戰和重大威脅之一,實現減排減碳應對全球氣候變化,也成為了國際社會的共識。近幾十年來,全球各國及政府間組織已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來合作推進氣候變化治理工作。我們將比較重要的組織、會議與國際協議總結如下: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IPCC)成立。1988年11月,世界氣象組織(WMO)和聯合國環境署(UNEP)共同成立了政府間氣候變化專業委員會(IPCC),組織全世界3000多名科學家開展全球氣候變化的科學評估活動,旨在為決策者定期提供針對氣候變化的科學基礎、其影響和未來風險的評估以及適應和緩和的可選方案。到目前為止,IPCC分別于1990年、1995年、2001年、2007年和2013年完成了五次全球氣候變化科學評估報告,已成為國際社會認識和了解氣候變化問題的主要科學依據。

−“諾德韋克宣言”。1989年11月,國際大氣污染和氣候變化部長級會議在荷蘭諾德韋克舉行。大會通過了《關于防止大氣污染與氣候變化的諾德韋克宣言》,提出人類正面臨人為所致的全球氣候變化威脅,并決定召開全球環境問題會議,討論制定防止全球氣候變暖的公約。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1990年12月,第45屆聯合國大會決定制定《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下稱《公約》);《公約》于1991年2月正式啟動談判,歷經五輪談判后于1992年5月9日通過,規定了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溫室氣體排放水平,以及他們為應對氣候變化所承擔的義務,包括提供資金、技術援助,以及實施的支持政策和行動。

−《京都議定書》。1997年12月11日,《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京都議定書》通過,這是《公約》第4條“承諾”的補充,規定了發達國家在2008-2012年的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溫室氣體減排義務;而發展中國家則繼續履行《公約》下的義務。2007年12月3日,《京都議定書》締約方第三次會議在巴厘島舉行,會議制定了“巴厘行動計劃”,旨在加強《公約》規定義務的執行。

−《哥本哈根協議》。在《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即將到期的背景下,2009年12月7-19日,哥本哈根氣候變化大會召開,并在13天的艱難談判后,就2021-2020年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問題達成了《哥本哈根協議》,提出根據科學要求,需通過減少全球排放將全球溫度的升幅限制在2℃以下;同時提出了全球減排所需的資金安排,及不同國家的減排任務。但是,《哥本哈根協議》并不具法律約束力,且并未給出發達國家2020年的具體減排目標。

−《巴黎協定》。2015年11月30日-12月12日,《公約》第21次締約方大會暨《議定書》第11次締約方大會(巴黎氣候大會)在法國巴黎舉行,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內的150多個國家領導人出席大會開幕活動,最終達成《巴黎協定》?!栋屠鑵f定》重申了2℃的全球溫升控制目標,同時提出要努力實現1.5℃的目標,并且提出在本世紀下半葉實現溫室氣體人為排放與清除之間的平衡。此外,巴黎氣候大會形成了以“國家自主貢獻(NDC)+每五年一次全球集體盤點”為核心的全球氣候治理新機制。這種自下而上的治理機制尊重各締約方具體國情和能力,由各國以NDC的形式自主提出其2030年前減排目標。

總體上,全球各國和地區從上世紀80年代末即已開始通過國際協作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問題。上述一系列國際公約和協議,彰顯了全人類在應對氣候變化上所做出的積極努力。氣候變化的應對是全球性的問題,但各國無疑又存在著各自獨立的經濟利益與政治考量。因此,伴隨著氣候變化國際協作的,也有各國之間的爭論與博弈。最為典型的是,在減排目標與減排資金安排上,發展中國家強調“歷史責任”,發達國家則強調“同一起跑線”,這通常成為各國在氣候變化應對問題上爭論的焦點。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在經濟結構轉型的關鍵期積極響應國際社會的要求,提出了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這無疑體現一個發展中大國的責任與擔當。

02

現狀:各國政策積極應對,

全球碳排放增速下降

2.1 全球碳排放現狀及相關政策 

得益于近三十年來各國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的共同協作,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雖然仍保持正增長,但增速大體呈現下降趨勢。若從近5年碳排放量的年平均增速來看,部分經濟體(如英國、巴西、日本、德國、美國、瑞士、墨西哥、法國)的碳排放量增速已經降為負值。中國近五年碳排放平均增速為1.2%,略高于全球0.8%的水平。

從當前全球碳排放的結構來看(2019年數據),碳排放量排名全球前十位的國家是中國、美國、印度、俄羅斯、日本、德國、伊朗、韓國、印尼、沙特;亞太地區和歐洲的碳排放量在全球占比較高。粗略來看,碳排放量與國家和地區的經濟、人口體量存在正相關關系。

全球各國家和地區當中,歐洲國家對碳中和的關注程度更高,其中英國和歐盟在近年來出臺多項政策支持碳中和目標的實現,對于我國的政策建設具有較好的借鑒意義。

1.     英國相關政策

英國表示將在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近期,英國發布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從政府和行業的各個方面,闡述實現凈零排放(Net Zero)目標的具體舉措和路線規劃。此外,英國的碳排放權交易體系將在2021年開始運行,這是英國從歐盟碳市場中脫離后新建立的碳市場。

−  《綠色工業革命十點計劃》(The Ten Point Plan for a Green Industrial Revolution):2020年11月,英國政府公布的該項計劃,聚焦了英國在綠色產業擁有優勢并將重點發展的十個領域,闡述政府將采取的舉措,旨在實現社會和經濟更好的重建、支持綠色就業、以及加速實現凈零排放目標。具體舉措包括:在2030年前停止銷售汽油和柴油新車(比原計劃提早10年),以及采取新措施推動英國成為世界碳捕獲領域的領導者。

− 《國家基礎設施戰略》(National Infrastructure Strategy):2020年11月底,英國政府發布的此項《戰略》,圍繞著經濟復蘇、平衡和加強聯盟以及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三個中心目標,闡述了政府改造英國基礎設施網絡的計劃。

− 《能源白皮書:賦能凈零排放未來》(The Energy White Paper : Powering Our Net Zero Future):2021年1月,英國發布了13年來首份能源白皮書,其清晰介紹了凈零排放挑戰所帶來的機遇,并針對能源轉型、支持綠色復蘇以及為消費者創造公平交易環境三項關鍵議題制定了多項舉措,致力通過高達2.3億公噸的二氧化碳減排量,在2032年前減少能源、工業和建筑領域的碳排放。

2.     歐盟相關政策

根據歐盟委員會出臺的“歐洲綠色協議”,歐盟力爭到205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目前,歐盟主要從兩個方面入手來采取措施:

−  建立碳排放交易體系。歐盟于2003年通過了建立歐盟碳排放權交易體系的指令,并于2005年開始正式運作該體系。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后,歐盟碳排放權交易體系也曾經歷動蕩,直到過去一年間,碳價格才穩定在對低碳投資決策產生重要影響的水平。此外,德國與英國的碳排放交易權體系也將在2021年開始運行,成為歐盟碳交易市場的重要補充。

− 零碳排放汽車政策。歐盟溫室氣體排放量的25%來自交通運輸行業,公路交通占到其中的71.7%,因此,歐盟把推廣清潔、廉價、健康的公共交通工具,作為減少碳排放的關鍵步驟之一。2019年2月,歐洲議會通過了一項綠色采購法案,規定到2025年各成員國新購買的公共交通車輛中,零碳排放汽車(電動、氫能源、生物能源汽車等)的比例要占到25%以上。

3.     其他國家碳中和實施情況

根據公開信息統計,目前已有約126個國家和地區提出了碳中和目標,且絕大部分完成時間在2050年。其中,蘇里南、不丹已經實現了碳中和。中國“30·60”目標承諾的“碳中和”達成時間為2060年,因此,中國未來在推進“碳中和”過程中,可以注意借鑒其他國家的經驗,例如支持綠色就業、支持零碳排放汽車銷售、建立有效的碳排放交易市場等。

2.2 中國碳中和相關政策及實施情況 

中國早在1998年即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節約能源法》,旨在推動全社會節約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保護和改善環境,促進經濟社會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此后,政府在“十一五”規劃期間(2006-2010)首次提出了“節能減排”的具體要求:“‘十一五’期間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降低20%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減少10%”。據此,國家發改委在2006年4月在鋼鐵、有色、煤炭、電力、石油石化、化工、建材、紡織、造紙等9個重點耗能行業開展了“千家企業節能減排行動”,對年綜合能源消費量18萬噸標準煤以上的約一千家企業加強節能管理。

此后,政府在每個五年規劃中都明確提出了節能減排的目標,并在2011年啟動了國內碳排放權交易試點,推動碳交易市場的建設??梢?,在碳達峰碳中和“30·60目標”提出之前,中國政府就已經高度關注氣候變化對國家和社會的影響,并積極推進碳減排的工作。

通過相關政策積極推動產業結構調整、能源結構優化以及重點行業能效提升,中國在碳減排方面已取得了顯著成效:1980年以來我國的單位 GDP 能耗就持續降低,CO2排放總量增速放緩。碳減排的積極成果為我國實現碳中和目標奠定基礎。此外,我國新建立的碳排放交易市場將對我國實現碳中和目標將發揮積極的作用 。

2021年2月22日,國務院最新發布《關于加快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對未來的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做出整體布局,提出兩個階段性目標:

−2025年階段性目標:產業結構、能源結構、運輸結構明顯優化,綠色產業比重顯著提升,基礎設施綠色化水平不斷提高,清潔生產水平持續提高,生產生活方式綠色轉型成效顯著,能源資源配置更加合理、利用效率大幅提高,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持續減少,碳排放強度明顯降低,生態環境持續改善,市場導向的綠色技術創新體系更加完善,法律法規政策體系更加有效,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生產體系、流通體系、消費體系初步形成。

−2035年階段性目標:綠色發展內生動力顯著增強,綠色產業規模邁上新臺階,重點行業、重點產品能源資源利用效率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廣泛形成綠色生產生活方式,碳排放達峰后穩中有降,生態環境根本好轉,美麗中國建設目標基本實現。

《指導意見》從兩大方面入手,部署了六項重點任務。一方面,構建綠色低碳循環發展體系,包括生產、流通、消費三項重點;另一方面,提供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的外圍支持,包括基礎設施、技術、政策三個角度?!吨笇б庖姟芬笠怨澞墉h保、清潔生產、清潔能源等為重點率先突破,做好與農業、制造業、服務業和信息技術的融合發展,全面帶動一二三產業和基礎設施綠色升級。

03

展望:碳中和將衍生出

巨大的低碳投資需求

中國當前是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這一方面意味著,中國要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另一方面,在推進碳達峰碳中和“30·60”目標實現的過程當中,無疑也將為相關行業帶來廣闊的發展空間,并衍生出多領域多樣化的投資機遇。

學術界對于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可能帶來的投資規模做過不同測算,最新且具有較大影響的是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測算的結果;此外,中國投資協會和落基山研究所也對綠色產業的投資規模做了估算。

3.1低碳戰略的四種情景與投資規模(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氣候變化與可持續發展研究院于2020年10月12日發布了《中國長期低碳發展戰略與轉型路徑研究》(以下簡稱《研究》),其中設計了四種不同的情景,來分析中國在長期深度脫碳目標倒逼下的減排路徑、技術支撐及成本代價 。

−政策情景:以我國在《巴黎協定》下提出的國家自主決定貢獻目標、行動計劃和相關政策為支撐,延續當前低碳轉型趨勢和政策的情景。能源消費到2050年前趨于穩定達峰,約62億tce ;

−強化政策情景:在政策情景基礎上,進一步強化降低 GDP 能源強度和二氧化碳強度的力度和幅度,進一步提高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占比等各項指標,挖掘減排潛力,控

制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強化政策支撐,適應《巴黎協定》下各國強化和更新國家自主決定貢獻目標和行動的要求。能源總消費2035年達峰,2050年下降為約56億tce;

−2℃情景:以實現全球控制溫升2℃目標為導向,研究與之相適應的減排情景和路徑。是以 21 世紀中葉深度脫碳目標倒逼下的減排對策和路線圖分析為基礎,進行論證和評價。能源消費2030年左右達峰,2050年約52億tce;

−1.5℃情景:以控制1.5℃溫升目標為導向,到 21 世紀中葉努力實現二氧化碳凈零排放和其他溫室氣體深度減排為目標,研究和論證其可能性和路徑選擇,并評價其可能產生的社會經濟影響。能源消費2025年左右達峰,2050年50億tce。

在這四個情景分析中,以強化政策情景和2℃情景為主要情景,在2030年和2035年之前,主要研究強化政策情景的實現路徑,同時分2℃目標倒逼減排路徑對2030年和2035年目標和路徑的影響。

《研究》推算了四個不同情景下各部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傮w上看,主要的碳排放還是來自于工業部門終端,2020年工業部門碳排放量達到37.7億噸。工業過程中實現二氧化碳排放降低,一方面需要工業內部結構優化和工藝革新,發展替代原料燃料技術等;另一方面,則需要推動產業結構調整和產品質量升級,從而使得高耗能產品的需求持續下降。

《研究》進一步測算了四種情景下實現低碳轉型路徑,各部門所需要的投資規模??傮w而言,實現長期低碳轉型目標的投資需求包括能源和電力系統新建基礎設施投資、終端節能和能源替代基礎設施建設和既有設施改造的投資。若考慮其中與“30·60”目標最接近的2℃情景,研究測算得出2020-2050年間,中國能源供應部門新增投資將接近100萬億元,工業、建筑和交通部門新增投資分別為3萬億、8萬億和18萬億左右,合計新增投資規模接近130萬億元。

3.2 零碳中國將催生七大投資領域(IAC與落基山研究所) 

中國投資協會(IAC)和落基山研究所于2020年11月8日發布了《零碳中國·綠色投資藍皮書》(下稱《藍皮書》),其測算得出,零碳中國將催生七大投資領域,撬動70萬億綠色產業投資機會,包括再生資源利用、能效提升、終端消費電氣化、零碳發電技術、儲能、氫能和數字化。

具體而言,根據《藍皮書》測算結果,零碳情景下中國2050年的終端能源消費總量將在22億噸標煤左右,較2016年下降27%,一次能源需求總量將從目前的45億噸標煤下降到2050年的25億噸標煤,且化石燃料需求降幅超過90%,可再生能源將成為主要能源。在2020年到2050年間,將有70萬億元左右的基礎設施投資被直接或間接地撬動,包括:發電側大量的光伏和風電裝機、容量持續增長的跨區輸電通道、數量在千萬量級的5G基站建設、物聯網相關基礎設施、交通領域加氫站和電動車充電站的加速布局,以及高鐵、城際鐵路的大規模擴展等。

此外,國家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劉滿平近期在其文章中引用相關研究顯示:2030年實現“碳達峰”,每年資金需求約為3.1萬-3.6萬億元,而目前每年資金供給規模僅為5256 億元,缺口超過2.5萬億元/年以上。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需要在新能源發電、先進儲能、綠色零碳建筑等領域新增投資將超過139萬億元,資金需求量相當巨大。

綜上所述,不同機構測算出中國推動低碳至零碳路徑所需的投資有所不同,未來三十多年的總投資在70萬億到140萬億元不等。但這無疑都意味著,未來伴隨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任務的推進,將撬動規模龐大的綠色低碳產業投資,也將帶來相關領域的長足發展。

04

機遇:實現碳中和目標的

三大路徑和八大投資領域

從中國現有的能源結構與碳排放狀況來看,我們認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至少需要考慮從三條路徑入手:一是控制和減少碳排放,包括限制化石能源的使用,增加清潔能源的使用;二是促進和增加碳吸收,主要包括技術固碳和生態固碳兩種手段;三是通過建立綠色金融體系來支持碳中和目標的實現。

4.1路徑一:減少/控制碳排放 

4.1.1能源結構調整:減少化石能源,增加清潔能源

能源結構調整是實現碳中和目標最重要的手段之一。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中國的能源結構目前仍然以化石能源為主。從能源生產看,截至2019年,原煤、原油、天然氣等化石能源生產量占能源生產總量的比重超過80%,而水電、核電、風電等清潔的非化石能源占比不到20%。但從能源消費結構的變化趨勢看,非化石能源消費占比近年來持續增長,到2019年占比升至15.3%,已提前完成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左右的目標。

從能源結構調整的手段上看,主要分為減少化石能源使用和增加清潔能源使用兩個方向。前者可以考慮通過碳定價,實施碳稅與碳排放交易,來限制各領域化石能源使用;后者則需要政策與市場給予有力度的激勵措施,支持我國低碳清潔能源行業的發展。

1. 實施碳定價:碳稅與碳排放交易

碳定價主要包括碳稅和碳排放權交易兩種形式。前者是對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排放征稅,后者是指企業二氧化碳排放額度的分類和交易。碳定價實際是對排放二氧化碳設置一個價格,通過發揮價格的信號作用,使經濟主體減少排放二氧化碳,或為排放二氧化碳買單,從而引導生產、消費和投資向低碳方向轉型,實現低碳發展轉型。

1)碳稅

碳稅是通過稅收手段,將因二氧化碳排放帶來的環境成本轉化為生產經營成本 。據世行統計,截至2020年6月,已有超過30個國家和地區實施了碳稅政策,覆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達300億噸。此外,在已制定國家自主貢獻的185個《巴黎協定》締約方中,已有97個締約方提出正在計劃使用或考慮使用碳稅、碳排放權交易履行國家自主貢獻承諾。

通過碳稅制度實現企業減排的目標,有以下幾點優勢 :其一,效果明顯。對二氧化碳排放增稅可直接增加溫室氣體排放成本,快速擠壓資源密集型企業利潤空間,使其采取節能減排或限制升溫的措施,在短時間內實現大幅減排。其二,實施成本低。政府向企業征收碳稅,主要可依托現有稅政體系實施,新增成本較低。其三,預期穩定。碳稅的稅率穩定,有助于形成穩定的碳價格預期指引,企業可安排中長期減排計劃。其四,具有收入再分配功能。政府可將碳稅收入用于綠色項目建設或新能源技術研發,支持低碳轉型。

但是,碳稅制度的劣勢主要表現在對碳排放量的控制力度可能不足。若碳稅稅率設置較低,一些高排放、高收益的企業可能選擇維持原有生產經營模式不變,減排意愿較低。而實際上,根據IMF預測,為實現2030年2℃的控溫目標,每噸二氧化碳定價應在75美元左右,而目前全球平均價格為2美元;世界銀行的數據也顯示,當前大部分國家碳稅的稅率較低,且基本都在75美元以下。按照目前的情況,碳稅政策的實際效果可能弱化。

我國目前還未提出建立碳稅制度,有部分學者從理論角度分析了我國建立碳稅制度的合理性和可行性?;谔级愔贫鹊膬瀯?,其對于我國實現碳減排目標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且考慮其成本較低,可以使企業合理控制排放成本、穩定生產預期安排。因此,碳稅制度在我國具有推廣實施的理論合理性和可行性。

2)碳排放權交易

碳排放權交易(ETS)是指政府每年確定碳排放總額的上限,有償或無償地向企業分配碳排放配額,排放配額可在企業間進行交易。目前,隨著各國家和地區著手落實《巴黎協定》及應對國內氣候變化,碳市場正在全球各地不斷興起和發展。截止到2019年,全球已有20個碳交易體系投入實施, 覆蓋27個司法管轄區;這些地區的GDP占全球的37%,覆蓋的二氧化碳排放占全球總排放量的8%左右。此外,另有6個司法管轄區正計劃在未來幾年啟動碳交易體系, 其中包括中國和墨西哥;還有12個不同級別的政府開始考慮建立碳市場, 作為其氣候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中包括智利、泰國和越南。

中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仍處于建設初期。2013年,發改委批準包括北京、天津、上海、重慶等在內的11個省市開展碳排放交易試點,以逐步建立國內碳排放交易市場。目前這7個市場的交易量已初具規模(見下表)。2017年,國家發改委印發《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建設方案(發電行業)》,正式啟動全國碳排放交易體系建設工作。截至2020年8月,我國碳排放交易試點省市碳市場共覆蓋鋼鐵、電力、水泥等20多個行業,接近3000家企業,累計成交量超過4億噸,累計成交額超過90億元??傮w上看,目前我國的碳交易市場仍然處于發展初期,成交量受履約驅動,存在市場活躍度低、企業參與度低、履約推遲現象普遍、信息披露不足等問題。進入2021年,碳交易市場的建設加快推進,生態環境部頒布的《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正式施行,這意味著中國碳市場進入“第一個履約周期[4]”。碳市場的首個履約周期在發電行業實施,全國2225家發電企業將分到碳排放配額;待其穩定運行后,將擴大市場覆蓋行業范圍、豐富交易品種和方式,完善碳交易市場。

中國碳交易市場未來發展空間巨大。根據國家發改委的數據,全國碳排放權交易覆蓋石化、化工、建材、鋼鐵等八大行業;按照這個范圍測算,未來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會達到每年30億到40億噸的規模。若僅考慮現貨交易,其交易金額為每年12億到80億元。而值得一提的是,正在籌備中的廣州期貨交易所此前表示有意將碳排放權作為首個交易品種。如果將碳排放權期貨考慮在內,以期貨交易量大、頻率高的特點,則碳交易金額將會大幅上升,每年可能升至600-5000億元。

2. 大力發展清潔能源

近年來,中國低碳清潔能源的發展在快速推進。國務院2020年12月發布的《新時代的中國能源發展白皮書》(下稱《白皮書》)顯示中國可再生能源開發利用規??焖贁U大,水電、風電、光伏發電累計裝機容量均居世界首位。截至2019年底,在運在建核電裝機容量6593萬千瓦,居世界第二;在建核電裝機容量世界第一。能源輸送能力顯著提高,建成天然氣主干管道超過8.7萬公里、石油主干管道5.5萬公里、330千伏及以上輸電線路長度30.2萬公里 。

從能源技術上看,中國持續推進能源科技創新,成為我國能源發展動力變革的基本力量。目前,中國已經建立起了完備的水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發電等清潔能源裝備制造產業鏈。水電方面,我國成功研發制造了全球最大單機容量100萬千瓦水電機組;風電方面,我國具備最大單機容量達10兆瓦的全系列風電機組制造能力;太陽能方面,我國不斷刷新光伏電池轉換效率世界紀錄;核電方面,建成若干應用先進三代技術的核電站,新一代核電、小型堆等多項核能利用技術取得明顯突破。

從政策支持上看,《白皮書》表示國家將大力推進低碳能源替代高碳能源、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并明確提出了支持發展新能源領域的幾個具體方向:(1)推動太陽能多元化利用。(2)全面協調推進風電開發。(3)推進水電綠色發展。(4)安全有序發展核電。(5)因地制宜發展生物質能、地熱能和海洋能。(6)全面提升可再生能源利用率。此外,2021年3月1日,國家電網公司發布“碳達峰、碳中和”行動方案,提出能源電力達成“碳達峰·碳中和”行動路徑,從能源的供給端和消費端共同布局了實現能源電力的30·60目標。

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BNEF)的預測,中國目前約90%的碳排放來自電力和熱力生產、工業和交通等領域,為實現碳中和目標,中國的能源結構在“加速轉型情景”下將發生顛覆性的變化:預計到2050年,中國的電能將占到終端能源消費比重的53%。其中,92%的電能將由光伏、風電、氫能、核能等為主的零碳能源提供。相比前文所述當前清潔能源在總能源結構中15%左右的占比,可知中國的清潔能源領域未來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包括水電、風電、太陽能、核電、氫能、生物質能、地熱、海洋能等在內的能源行業,伴隨著碳中和目標的推進和實現,將獲得長足的發展。

4.1.2 重點領域節能:工業、建筑與交通

減少能源消耗也是降低碳排放的途徑之一,因此,推動重點領域的節能也是實現“碳中和”重要手段。當前,全球碳排放有90%以上來自發電供熱、制造和建筑業、交通運輸以及住宅這幾個領域。因此,我們可以將全球人為因素導致的氣候變化,大體概括為工業、建筑、交通三大部分,因而節能工作也集中在這三個大方向。

1. 加強工業領域節能:綠色制造,污染防治,資源利用

工業無疑是我國能源消耗最大的領域,節能減排工作所包含的內容豐富龐雜,受本文篇幅所限,我們暫不展開描述,僅做概括介紹。大體上,我們可以將工業領域的節能減排分為三個方面,一是綠色生產制造,二是工業污染防治,三是資源綜合利用。

綠色生產制造,主要是指圍繞工業生產環節的節能降耗,其目標是使產品從設計、制造、包裝、運輸、使用到報廢處理的整個產品全壽命周期中,對環境的影響(負作用)最小,資源利用率最高,并使企業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協調優化。具體而言,包括傳統制造業的綠色改造,推動綠色設計產品、綠色工廠、綠色園區、綠色供應鏈等方面的建設。

工業污染防治,旨在加大污染治理力度,實現清潔生產。具體而言,1)從污染源源頭治理看,以能源資源消耗高、污染物排放量大的行業作為重點,例如火電、冶金、建材、石化、合成材料等行業,加強對各類污染源的監管,確保污染處理設施穩定運行。2)從生產工藝治理看,采用低能耗、低污染的生產工藝,組織編制和推廣清潔生產技術方案,提升企業清潔生產技術和工藝裝備水平。3)從監管制度看,對于工業污染物實施嚴格的監測與管理,尤其對于工業危險廢物實行全過程管理制度。

資源綜合利用,主要是指工業領域資源利用率的提高,實現循環發展。例如,圍繞能源、大宗短缺、稀缺金屬等重要礦產資源,推進綜合開發及共伴生礦綜合利用;以尾礦、赤泥等大宗工業固廢為重點,開展固廢綜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設;引導和規范汽車、裝備、家電等再制造產業發展,加強廢舊產品利用,推進再制造、再利用產業發展等。

從政策方面,政府近年來已經從多方面推動了工業領域的節能行動。例如,實施國家重大工業專項節能監察、工業節能診斷行動、工業節能與綠色標準化行動;開展工業領域電力需求側管理專項行動,發布《工業領域電力需求側管理工作指南》;培育能源服務集成商,促進現代能源服務業與工業制造有機融合等。

2. 強化建筑領域節能。

建筑導致的碳排放量分布于整個建筑的全生命周期之中。建筑節能是指在建筑材料生產、房屋建筑和構筑物施工、建筑使用過程中,在滿足同等需要或達到相同目的的條件下,盡可能降低能耗。

從建筑材料方面看,一是建材在生產過程中需滿足低碳需求。例如,生產水泥會產生大量的碳排放,則使用鋼筋混凝土結構屬于非綠色建筑結構;二是發展新型建材以幫助降低建筑總體能耗。例如,開發新型墻體材料、保溫隔熱材料、防水密封材料、陶瓷材料、新型化學建材、裝飾裝修材料等,以提高建筑的保溫隔熱性能,降低因熱消耗而帶來的能耗。

從建筑運營方面看,主要是以建筑能耗基本數據為基線,通過主動、被動技術手段降低能耗數據,并向低能耗、超低能耗甚至近零能耗水平靠攏。根據統計,建筑運行能耗中,以供暖空調能耗比重最大,一般能占到建筑總能耗的 40%~50%,且受氣候影響明顯。因此,建筑運營的節能主要可考慮加強建筑物用能系統的運行管理,利用可再生能源,在保證室內熱環境質量的前提下,增大室內外能量交換熱阻,以減少供熱系統、空調制冷制熱、照明、熱水供應因大量熱消耗而產生的能耗。

從建筑建造方面看,是指在建筑物的規劃、設計、新建/改建/擴建、改造和使用過程中,執行節能標準,采用節能型的技術、工藝、設備、材料和產品;在建造過程完成之后,考慮各種工業廢渣的綜合利用,以達到節約能耗的目的。

政策層面,中國目前已經出臺了多項建筑節能的行業規范。中國已從2019年9月開始全面實施《近零能耗建筑技術標準》,該標準主要控制建筑建設過程中的能耗,緊密結合我國氣候特點、建筑類型、用能特性和發展趨勢,為我國近零能耗建筑的設計、施工、檢測、評價、調適和運維提供了技術支持。2020 年 11 月,國家全文強制標準《建筑節能與可再生能源利用通用規范》《建筑環境通用規范》分別通過審查。前者從新建建筑節能設計、既有建筑節能、可再生能源利用三個方面,明確了設計、施工、調試、驗收、運行管理的強制性指標及基本要求;后者從建筑聲環境、建筑光環境、建筑熱工、室內空氣質量四個維度,明確了設計、檢測與驗收的強制性指標及基本要求。

建筑節能的另一個發展方向是“零碳建筑”,與“節能”略有不同,其強調的是在建筑的全生命周期內綜合碳排放為零。這類建筑在涉及和建造時需定量考慮碳排放量,以“碳源(生活中產生的CO2)減去碳匯(吸碳因子所吸收的CO2)”為發展模式,實現建筑碳排放量為零。目前,全球各國在零碳建筑的落實和推進上都取得了一定成果,世界上比較著名的零碳建筑有:加拿大喬伊斯中心、美國落基山研究所、阿姆斯特丹德勤總部、哥本哈根聯合國城等。此外,中國上海崇明島東灘的生態城計劃也是以“零碳城市”作為建造目標,力求實現自給自足,持續發展。

3.促進交通運輸節能。

交通運輸領域的節能工作主要可概括為三個方面,一是結構性節能減排,二是管理型節能減排,三是技術性節能減排。

結構性節能減排方面,主要旨在優化交通運輸結構,發揮不同運輸方式的比較優勢和組合效率。例如,在客運方面,優先發展公共交通,大力鼓勵慢行交通,倡導綠色出行;貨運方面,推廣多式聯運、甩掛運輸、共同配送等高效運輸組織模式;再如,完善高速公路電子不停車收費系統(ETC),通過提升交通運輸運行效率,減少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

管理性節能減排方面,主要是指出臺相應的政策方案,推動節能減排尤其是污染物防治的監管執法工作。例如,《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京津冀)水域船舶排放控制區實施方案》,在國內首次設立船舶排放控制區,強化控制船舶大氣污染物排放;《船舶與港口污染防治專項行動實施方案(2015-2020年)》,推動船舶節能減排和航運綠色發展;此外,還包括深化互聯網+物流配送、互聯網+公共交通等,推動交通運輸信息化、智能化建設等。

技術性節能減排方面,主要是支持使用新能源、清潔燃料的交通工具,以及在交通運輸領域推廣其他低碳節能技術。例如,交通部曾出臺《關于加快推進新能源汽車在交通運輸行業推廣應用的實施意見》,支持在城市公交中應用新能源、清潔燃料車輛;還曾編制《交通運輸行業重點節能低碳技術推廣目錄(2019年度)》,鼓勵引導38項節能低碳技術在交通運輸企業中的應用;近期,國務院也出臺了《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對未來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發展進行整體部署。

值得一提的是,資本市場近年來高度關注的新能源汽車行業,對于我國實現“30·60目標”具有重要的意義。從生產端看,國務院近期出臺了《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2021-2035)》,提出了兩階段目標,對未來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發展進行整體部署;從消費端看,政府近年來也在持續出臺刺激新能源汽車消費的相關政策。國內新能源汽車產量近年來也呈現震蕩攀升的態勢,即便在2020年新冠疫情的影響下,產量仍然呈現了快速攀升。

4.2路徑二:增加/促進碳吸收 

4.2.1 技術固碳:碳捕集、利用與儲存(CCUS)大有可為

低碳技術主要是指碳捕集、利用與封存技術(Carbon Dioxide Capture,Utilization and Storage,簡稱CCUS或CCS)。CCUS是指將二氧化碳從排放源中分離后收集起來,并用各種方法使用或者儲存以實現二氧化碳減排的技術過程,是目前唯一能夠實現化石能源大規模低碳化利用的減排技術。

目前,CUSS被認為是實現“30·60目標”的重要技術手段之一。第一,根據預測我國到2050年,化石能源仍將占到能源消費比例的10%~15%。CCUS是實現該部分化石能源凈零排放的唯一技術選擇。第二,“30·60目標”要求提供電力系統大幅提高非化石電力比例,但短期內迅速提升非化石電力占比,將影響電力系統的安全穩定。而火電加裝CCUS則可以推動電力系統凈零排放,提供穩定清潔電力,平衡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波動性,使電力系統能夠實現平穩轉化。第三,鋼鐵行業通過采取工藝改進、效率提升、能源和原料替代等常規減排方案后,仍會剩余34%的碳排放量,利用CCUS是鋼鐵水泥等難以實現減排行業實現凈零排放的可行技術方案。綜合考慮CCUS 技術在電力系統、工業部門的應用及其負排放潛力,預計到2050年CCUS 技術可為中國提供的減排貢獻為11 億~27億噸二氧化碳 。

當前,中國CCUS技術的發展與應用已經得到政府與企業的重視,技術水平也在快速發展。但同時,CCUS的普遍商用仍面臨著高成本、高能耗等挑戰,需要政策予以激勵和支持。具體來看:

第一,中國CCUS項目集中在捕集階段,能產生收益的非常有限。中國CCUS項目的二氧化碳累計封存量、年封存量與發達經濟體相比仍有較大差距;且從2019年中國CCUS項目的數量和規模情況看,目前中國的CCUS技術的推進和實踐更多仍集中在捕集階段,進入能夠產生實際收益的利用階段的項目還非常有限;而即便是在捕集階段,中國的項目分布也嚴重不均,集中在電廠行業,與美國的廣泛覆蓋形成鮮明對比。

第二,中國CCUS領域的技術在快速發展。中國政府一直以來都在對發展CCUS進行系統的政策部署,目前已率先在電力行業示范應用了CCUS技術,并建成了世界首座十萬噸級燃料前和燃燒后二氧化碳捕集示范工程;同時,二氧化碳利用和封存技術環節也創新出多種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技術,中國CCUS領域的國際專利與相關論文發表數量也在快速增加。

第三, CCUS項目需要政府和企業在資金、技術等方面長期持久穩定的投資,但融資難度是目前發展CCUS的主要障礙。一是二氧化碳捕集的成本不確定,低濃度二氧化碳捕集成本較高,不利于企業形成經濟回報;二是CCUS技術存在不確定性,尤其是封存環節涉及地質勘測的復雜性,可能增加企業的經營風險;三是缺乏政策指引和機理機制,CCUS的研發和示范成果現階段難以給企業和投資者帶來收益,因此機構缺乏投資動力。

總體上看,中國CCUS領域仍有很大發展空間;而政府若要通過普及CCUS技術來推進碳排放下降,則需要給予相關企業包括直接投資、碳稅、新能源補貼等在內的激勵政策。

4.2.2 生態固碳:增加生態碳匯

碳匯,是指通過植樹造林、森林管理、植被恢復等措施,利用植物光合作用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并將其固定在植被和土壤中,從而減少溫室氣體在大氣中濃度的過程、活動或機制。森林作為陸地生態系統中最大的碳庫,在穩定全球碳循環和緩解全球變暖方面的作用舉足輕重;此外,加強生態保護修復,增強草原、綠地、湖泊、濕地等自然生態系統的固碳能力也十分重要。

《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已將森林碳匯作為一種新型森林經營產品納入到《京都議定書》的清潔發展機制框架中。中國也將森林碳匯作為應對氣候變化的重要途徑,早在各試點省 (市) 碳交易市場成立之初,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就對各試點市場開展的森林碳匯項目抵消政策頒布了一系列激勵措施,并認為森林碳匯項目抵消政策有助于實現不同地區之間的資源優勢互補,擴大試點碳交易市場跨行業、跨地區的影響。

碳匯對于拉動區域間的產業建設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甚至可以通過碳匯買賣實現精準扶貧。特別是針對于中、西部地區的發展提供了新的機遇。政策方面,發展碳匯和中西部地區發展大方向契合,發展林草業為基礎的生態環境建設契合西部大開發戰略目標,并且可能因此獲得更多的生態補償。在生態環境的進一步改善的基礎上將使西部成為更加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增加旅游收入,擺脫生態與經濟發展相矛盾的惡性循環,并可以引入碳匯扶貧和生態扶貧等新機制。強大的碳匯能力既可以舒緩自身節能減排壓力,又能夠對外出口,獲取資金和技術。具體來看,可以通過政府發放生態效益補償金等方式來推動地方種植林木,在此基礎上可以進行合理發展采伐業、林間養殖業、生態旅游業等,讓森林既作為碳吸收的工具,又可以為當地人民長期創造財富。

4.3路徑三:綠色金融支持碳中和 

2016 年被譽為中國綠色金融元年。2016年8月31日,人民銀行、財政部等七部委聯合印發的《關于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將綠色金融定義為“對環保、節能、清潔能源、綠色交通、綠色建筑等領域的項目投融資、項目運營、風險管理等所提供的金融服務”。

《指導意見》提出了我國第一個較為系統的綠色金融發展政策框架,旨在通過發展金融產品和服務、實施相關政策工具支持我國經濟的綠色轉型。在《指導意見》的推動下,我國綠色金融產品與政策工具等領域取得了諸多進展,到目前已經圍繞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股票、綠色保險、綠色基金、綠色保險與碳金融等建立了多層次的綠色金融市場,并匹配了相應的政策支持(見下表),是全球首個構建起較為完善的綠色金融政策體系的國家。

目前中國已形成多層次綠色金融產品和市場體系。截至2020年末,綠色貸款余額近12萬億元,存量規模世界第一;綠色債券存量8132億元,居世界第二。綠色金融資產質量整體良好,綠色貸款不良率遠低于全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綠色債券尚無違約案例。其中,我國綠色債券發展更是成效顯著,具體有三點特征:一是發行規模較大,截至2020年末,累計發行綠色債券約1.2萬億元,規模僅次于美國,位居世界第二。二是發行期限長,約90%左右發行期限均在3年以上。三是支持環境改善效果顯著,據初步測算,每年綠色債券募集資金投向的項目可節約標準煤5000萬噸左右,相當于減排二氧化碳1億噸以上。

碳達峰碳中和的“30·60”目標已經為中國綠色金融的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方面,相關測算顯示,在碳中和愿景下,我國所需要的綠色低碳投資規模應該在100萬億元以上;另一方面,我國綠色金融發展還存在不少短板,例如綠色金融服務的碎片化現象、綠色金融標準體系并不能適應碳中和愿景等。因此,央行行長易綱已經提出了逐步完善綠色金融體系的五大支柱:一是健全綠色金融標準體系,做好統計、評估和監督等工作;二是完善金融機構監管和信息披露要求,對社會公開披露碳排放信息;三是構建政策激勵約束體系,增加碳減排的優惠貸款投放,科學設置綠色資產風險權重等;四是不斷完善綠色金融產品和市場體系,發展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基金等產品,建設碳市場,發展碳期貨;五是加強綠色金融國際合作,綠色金融標準要“國內統一、國際接軌”,爭取年內完成《中歐綠色金融共同分類目錄》。可以想見,未來綠色金融領域將在政策支持下進入新的發展階段,與此相關的綠色信貸、綠色債券、綠色基金、碳交易碳期貨等領域,都將存在豐富的投資機遇。

05

風險提示

1.全球經濟復蘇低于預期,拖累綠色經濟領域的投資與發展;

2.貨幣政策過快收緊導致無風險利率走高,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動蕩,可能影響綠色經濟領域的投資收益水平。

3.綠色經濟領域的相關技術發展緩慢,影響各領域節能減碳的推進。

附錄

近年來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

國際會議與公約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