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研究127家環保上市公司2021半年報,我們看到的3大問題和3大趨勢

發布日期:2021-09-08 09:26

來源:青山產業評論

作者:環保老兵

      這是一份基于2021年環保上市公司半年報的行業分析,為了能把事兒簡化同時又講清楚,本文通過三個大問題和三個大趨勢的方式與大家分享研究成果。

作者|環保老兵

江蘇徐州人,現居南京

      這是一份基于2021年環保上市公司半年報的行業分析。在過去的一個半月時間里,青山研究院對127家環保(或主營為環保)企業的年報做了深度分析,同時我們還對部分企業家做了深度的訪談。我們希望和環保行業更多的老兵們一起深入交流,深入分析當前的困境,同時也嘗試去探索行業發展的方向。在這篇分析文章中,沒有對上市公司進行排名,因為這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把所有不同賽道不同商業模式的公司放在一張表上進行排名,不是容易的事兒,更不是這篇文章要做的事兒。不過,我們會把整體的關鍵數據公布給大家。

      在我們研究的127個樣本中:93家企業營收增加,其中增長超過50%的有20家;71家企業凈利率出現下滑,其中15家凈利率為負;54家企業凈利率低于10%;55家企業現金流為負;15家企業處于虧損狀態;

      這就是十四五開局之年,2021上半年環保行業上市公司的整體大致情況。為了能把事兒簡化同時又講清楚,最終我準備通過三個大問題和三個大趨勢的方式與大家分享我們的研究成果。
01
問題一
增收不增利
      競爭維度的同質化人要活著就得吃飯,條件好的時候吃點營養好的,條件差的時候,就顧不上營養了,先填飽肚子再說。企業發展也常常出現類似的狀況。環保行業紅利期的時候,那時候的項目都是“營養”很好的項目,油水很大。至于為什么那時候油水這么大,我在以前的文章里也談過,背后的原因并不復雜。一是,買方不懂,信息差給利潤帶來了足夠的空間;二是,監管不實,工程或設備只要擺在那里就行,甚至不用運行,更沒人關心運行后是否可以達標;三是,借款不難,在這一輪去杠桿之前,身邊很多朋友在商學院里聽到的學到的都是只是加杠桿,很少有老師告訴他們還有去杠桿這么一回事,而在環保行業高速發展的時期,銀行的信貸專員三天兩頭的堵在公司門口,不是催款,是催貸;上一輪PPP大躍進,很多人敢去豪賭的原因,正是把上面三點作為依舊有效的假設前提。結果呢,被事實抽了一大嘴巴子。而當下增收不增利的尷尬現狀,正是上述三個前提慢慢變化甚至瓦解的結果。買方覺醒,監管漸實,借款太難。環保這個市場在慢慢走向成熟,雖然距離健康還有很大一段距離,但那些病態致富機會正在逐漸消失。朋友圈里有位環保行業的資深從業者朋友,曾經給大家提過一個問題,其實是一個很好的思想實驗:如果按照營收排名,行業里現有的前50強環保公司全部消失,對行業會有影響嗎?大家把這個思想實驗在頭腦里模擬了一番,結論是,好像并沒有什么影響。而這正是環保行業的增收不增利背后最大的問題。少有人在創造差異化的價值,幾乎沒人是不可替代的。大家的競爭,本質在還在一個維度上。
02
問題二
“高貴”的杠桿
      蠶食生態鏈下游生存空間這個問題的前半句話是在上市公司的報表中可以清晰看到的,那就是絕大多數公司依舊負債高筑,杠桿不僅高還很貴。對于企業來講,有降杠桿的主觀意愿,但沒降杠桿的客觀能力。后半句話“蠶食生態鏈下游生存空間”是在表外的,也就是很難從環保上市公司的報表里直觀的看到。這是什么意思呢?結合我們上面講到的問題一,環保企業少有具備差異化競爭力的企業,而在這種情況在,又在使用很高很貴的杠桿,結局會怎樣?要么逼死自己,要么逼死供應商。當然,用詞可能有點過了,不過這背后的運轉邏輯很清晰,總得有人來為奢侈的杠桿買單。最后,上游用杠桿的企業只能在成本上做文章,除非有技術上的突破,否則只能把鐮刀伸向下游的供應商。今年以來,身邊大批做產品的朋友已經感受到鐮刀的威力了,以前去和上游談業務還能坐下來喝喝茶,現在過去,如果報價稍不注意,抱歉,我沒時間和您扯淡。供應商們激烈的肉搏戰開始了,談判現場變成了,整成拍賣會,最后即便拿到訂單的人,也丟掉了底褲。一位做產品的朋友坦言,不賺錢也得干,不能下牌桌,先活著才能有熬出頭的一天。
03
問題三
惡化的現金流
      近半數企業“命懸一線”127家環保上市公司中,55家企業現金流為負值,另外總共有超過七成企業的現金流在命懸一線的邊緣徘徊。如果只看這現金流,這127多家企業中的大多數企業像是在做鋌而走險的買賣。搞不清狀況的人一定會認為,他們要么在做一些暴利生意,要么就是瘋了。因為正常邏輯是,只有利潤只夠大,才能讓企業家冒這么大的風險去做生意。在我接觸過的企業家朋友中,也有不少人坦誠的說過這事兒,明明自己干的是個民生的微利行業,卻搞得自己時刻都有崩盤的風險,資金鏈說斷就斷。有些企業家甚至鋌而走險,搞起了短債長投,本來現金流就很差,這么一操作,這基本等同于就自殺式進擊。有朋友可能會問,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對于這個問題,這篇文章不做過多的發散,只談兩個重點:一是,企業自身沒有守住本分,對自己的能力圈認識嚴重不足。在行業大發展的時候,做大成了企業終極目標,在這種錯誤的戰略指引下,執行層就變成了大干快上,對項目缺少嚴謹的評估,甚至把常識拋之腦后,把經營變成了賭博。二是,對于G端的客戶(莊家)認識不足,導致盲目樂觀。這幾年國內經濟增長速度明顯放緩,但地方 zf 投資沖動還在。環保企業的項目投下去,不運營不行,運營還得投入更多,說好的收益卻只是停留賬面。而地方 zf 財政收支狀況直接影響了環保類公司的正?,F金流。業內人都清楚,市政生活污水處理廠,包括很多工業污水處理廠很多都是被拖欠運營費用,而各種環保工程的補貼也是拖后再拖后才能到位,這就在客觀上給企業帶來很大的經營壓力。進而影響公司的效益,這其實也是很多公司業績下滑乃至虧損甚至崩盤的很重要的原因。
講完了問題,那我們再來看看行業里做的還不錯的企業是如何應對這些問題的,雖然不可一概而論,但還是有參考價值的。關于這個大問題,青山研究院在過去一個半月的時間里,也就是環保上市公司陸續開始發布財報開始到現在,除了挨個深入分析了每家企業的半年報,同時我們還對行業里一些至少現在看起來發展還算不錯的創業者進行了深度訪談。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困局之下的三個大趨勢。
04
趨勢一
加速戰略轉型
      橫向和縱向兩條路十四五開局之年,環保行業其實發生一個堪稱現象級的事件,就是環保公司改名字。其實改名字的背后就是戰略的調整甚至重塑,從生態鏈最上游的國央企到生態鏈下游的產品型公司,改名字的不在少數。雖然各家都在開會調戰略,領導們也挖空心思給自己的戰略編個順口溜,方便大家銘記于心。但簡單來說,這背后其實就兩條主線:一條主線是,戰略的橫向擴張。如果再說細點,橫向擴張又分為大橫向和小橫向。大橫向就是水、固廢、大氣,現在還得再加上能源,契合碳中和的大趨勢。小橫向就是聚焦一個領域的更多細分市場,比如從市政污水到工業污水,從垃圾滲濾液到有機垃圾處置、沼氣業務等。聽起來可能有點亂,但道理其實不復雜??偨Y起來,生意的方式就兩種:一種是客戶不變,是圍繞同樣的客戶提供更多不同的產品或服務;一種是產品不變,通過微小的設計改動提供給更多不同使用場景的客戶。前者是目前大多數環保公司在使用的方式,比較適合具備較好客戶資源的企業,而后者適合技術型的產品公司,上半年的財報中,我們發現已經有公司在這方面取得了很好的突破,從而帶來了業績的快速提升。另一條主線是,戰略的縱向滲透。咨詢、設計、投資、工程、設備、運營,這條線上的玩家,都在想著吃掉上下游?;谏厦孢@兩條主線,我們可以看到今年環保行業的并購也來到了一個活躍期。據青山研究院不完全統計,今年上半年的并購金額已達到420億,數量高達45起,這樣的并購速度和前幾年比,著實是有增無減。當然有朋友可能會說,除了這兩條戰略主線,還有第三條主線。就是很多環保公司的混改。混改的確也是當下環保行的現象級事件,但嚴格意義上來講,這算不上是戰略。就像之前朋友圈里有一位朋友調侃說,現在很多公司的老大每天的工作就是翻看通訊錄,而這并不是準備要和誰做生意,而是在看誰能來接手自己的生意。即便是混改成功,多數情況下,這并不改變一家企業的戰略,僅是在資源層面又有更多的相信空間。
05
趨勢二
商業模式的轉變
      從投資到服務談到環保企業商業模式的轉變,不少朋友第一想到的可能是,國央企的進入導致環保企業被迫從原來的投資驅動變成服務驅動。這個的確沒錯,國央企的進入,包括宏觀經濟環境的變化,導致了環保企業被迫更新自己的生意模式。但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市場的變化。經過十二五十三五的大發展,城鎮的環保市場,尤其是水處理市場已經逼近飽和。未來十年,以投建為主的環境污染治理業務逐步減少,而環保產業進入存量時代,以運維等為主的服務市場將繼續擴大。在這種大背景下,企業的收益將不再是信息不對稱帶來的機會,而是來自技術進步和精細化的管理。這樣的轉變目前在行業里也幾乎成了企業家們的必選題。很多朋友對此有些悲觀,我倒認為這才是環保行業真正的開始。大家終于回歸環保行業的本質了,回到了正軌上。這樣的轉變,也只有在整個行業層面發生時,真正的良幣才有機會淘汰劣幣。有朋友可能說這是內卷。其實從產業全局的角度來講,只有當內卷發生時,玩家才會去琢磨如何把活兒做細做好做出差異化,而日本和德國的精細化工業也正是在其大內卷的時代背景下磨練出來的。當然,這樣的競爭一定是殘酷的,因為慢工出細活的事兒,會熬倒很多玩家。所以,我們在進入一個更好的時代,同時也在迎接一個更殘酷的時代。
06
趨勢三
集中優勢兵力
      爭奪優質地區的環保業務我記得在一次環保行業的峰會,一位上市公司的環保老總講過這樣一個感悟:如果公司的主營業務不是做公益,那就不要去沒錢的地方干環保,大量的例子在告訴我們,去這種地方干環保,成功是小概率,成仁是大概率。當時聽的在場的朋友捧腹大笑,就連前排一直保持嚴肅的領導也沒忍住。相信這位老總講出了很多人的痛心之處。經歷過野蠻擴張之后的環保行業,吃過虧的企業都已經長了記性,這其中有一點是極其重要的,就是要去有錢的地方做環保。當然這不是絕對的,只是說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這會是一個比較明智的選擇。而在我們接觸的企業中,重點布局地方財政狀況良好的地區已經成了很多企業的不可逾越的紅線。那哪些地區是大家所謂的優質地區,這里通過梳理127家環保上市公司的業務重點,可以給大家提供一個大致參考,肯定不全面,但列出來的市場都是國內現階段比價優質同時具備較大的進入可能的。比如:華南(廣東)、華東(浙江、江蘇)、西南(川渝)、華中(湖南、湖北) 等區域市場。至于還有些地區的,雖然很優質,但外地企業進入的可能性并不大,地方壟斷過于嚴重。我把這點放在最后一點,并不是說這點最不重要,其實對于很對企業來講,其他幾點都可以不看,唯獨這一點是需要著重關注的。“集中力量開拓優質地區業務,獲取高質量市場訂單。”這是環保上市公司用鈔票趟出來的經驗。而對于小企業來講,大家既沒能力也沒必要再去交一次學費。當然,以上講的僅供大家參考,萬事都有特情況,不可一概而論。
      寫在最后:正如文章提到的,大內卷時代的到來,也許正在開啟真正的環保產業之門。當行業里大部分玩家的精力都轉向怎么做好服務,怎么把活兒做細做好做出差異化的時候,環保產業才有了真正的價值,環保人才有了真正的價值。忘記是哪位環保公司的老總講過這么一句話:“沒有最終的成功也沒有永遠的失敗,可貴的是不斷前行的勇氣。”
這句話放在環保行業很應景,經歷過環保行業的大風大浪,見識過行業里的人情冷暖和世態炎涼,但依舊堅定的抱有前行的勇氣。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