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投資大爆發!從幾十億元到幾千億元

發布日期:2021-10-27 16:18
來源:環保圈
作者:伏波望族

      碳中和投資領域正在迎來大爆發。近日,在“2021年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科學技術年會”上,青域資本管理合伙人左林表示,以前節能環保領域每年的投資額大概只有幾個億到幾十億元,但今年的累計投資規模則已達到約2000億-3000億元的體量,熱度驚人。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受碳達峰、碳中和政策力度的影響。當前多個部委、多個地方都紛紛出臺碳達峰、碳中和行動方案,導致一級市場的碳中和投資空前活躍。這么多熱錢進來,都會流向哪些領域?左林表示,他們主要會瞄準技術驅動的領域,希望從一個最早或是低谷的階段,去介入相應的產業。

碳中和投資大爆發

      有關碳中和投資的最新一則新聞,是關于春華資本的。10月21日,春華資本宣布向綠色能源企業——遠景科技集團投資6億多美元。有媒體稱,這是目前碳中和熱潮中金額最高的一筆投資。據了解,碳中和已成為春華資本長期關注的投資主題,在該領域,春華資本此前已經投資過中國最大的消費鋰電池企業——珠海冠宇,以及小鵬汽車、蔚來汽車等多家企業。不光是春華資本,碳中和領域如今已成為眾多投資大佬關注的熱土,僅今年上半年投資規模就創下歷史新高。例如,2020年,高瓴成立專門的氣候變化投資團隊,并推出專項的綠色基金,那也是股權投資領域首支以綠色產業碳中和為投資主題的純市場化投資基金。今年3月,紅杉中國又與遠景科技集團合作,共同成立了規模高達100億元的碳中和技術基金。高瓴創始人張磊透露,在整個碳中和領域,高瓴的投資規模已經達到近500億元。左林所在的青域資本成立于2002年,前身是叫“青云創投”,一直專注于節能環保和清潔技術領域的投資。左林本人也是從2007年開始就一直扎根這一領域,從事投資活動。“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都是比較孤獨的投資機構,體量也不大,雖然從2010年到2013年曾經熱鬧過一段,但后來又比較冷了,市場上大的投資機構在這一領域的投資相對都比較少。”左林說。不過,最近這一年,左林發現,有關碳中和的投資熱度已經高漲到了“非常驚人的階段”。

      “我們算是這個行業的先鋒,這半年里,我們接觸過的,跟我們交流、準備做大的碳中和領域基金的企業非常多,國有的如中石油、中石化、中國人壽、三峽集團,私營的也有螞蟻金服、華為、高瓴資本、紅杉資本等,累計上大家準備的投資金額和投資規模算下來已有2000億-3000億元的體量。”左林說。

       從過去每年只有幾個億到幾十億的投資額,到現在突然涌現出這么大的資金量,大家到底會投什么?左林非常好奇。而作為這一現象的注腳,官方對于碳中和領域投資規模的預估遠比這大得多。今年7月,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使解振華部長在“全球財富管理論壇2021北京峰會”上曾經提到,據有關機構測算,實現中國碳中和目標,大體需136萬億人民幣投入,這將是一個巨大的市場。而這136萬億規模中,肯定不可能全都依靠政府來完成,其中很大一部分要通過市場的渠道解決。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今年3月20日舉行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就表示,實現碳中和需要巨量投資,要以市場化的方式,引導金融體系提供所需要的投融資支持。

資本更青睞哪些企業?

      剛才說過,青域資本作為環保投資領域的先鋒,很多新進入這一領域的基金都會去找他們請教投資思路,青域資本也會把他們的投資訣竅與這些后來者們分享。在“2021年中國環境科學學會科學技術年會”上,左林也再次分享了他們的投資邏輯。他表示,碳中和投資,主要是兩種驅動模式,一種是資產驅動,一種是技術驅動。資本驅動方面,政府和央企具有較大的優勢。所以從創業投資或股權投資的角度來說,青域資本會跟央企、政府錯位競爭,瞄準技術驅動的領域,在里面尋找可以投資的機會。根據他們的統計,整個低碳行業總共涉及7大類技術,分別是:儲能技術、能效提升技術、電氣化改造技術、節能技術、零碳電力技術、氫能技術,以及數字化技術等。其中,各項技術的發展都有其內在規律性,而資本最關注的則是這個技術在未來會不會迎來一個大的增長。一種增長是現在正處于“萌芽期”的技術,如傳統電力靈活性改造、需求側響應技術等。另一種增長是剛剛邁過“死亡谷”的技術,如現在的電化學儲能技術、儲能PCS等,這些技術前期已經經過了很長時間的驗證,雖然至今仍然在產業化上有一些障礙,但未來大體上是有可能邁出“死亡谷”的,所以這些也是他們關注的重點。至于一些現在已經處于“峰頂”的技術,如建筑節能、風電、光伏等,因為已經成長到相對成熟的階段,更多是依靠資本和產能框架的邊際效應來驅動成長,所以左林他們比較關心的就是這些“峰頂”技術的替代性技術。“總之,我們總是謀求從一個最早的階段,或者從一個低谷的階段去介入相應的產業。”左林說。在工業環保領域,青域資本的投資邏輯是“推動工業體系的再造”。原來的節能環保行業很容易定位成狹義的末端治理,未來在低碳的大背景下,末端治理所占比重一定會越來越小,而整個壓力會分散到材料替代、工藝替代、能源替代,以及先進制造技術等等,最后實現整個行業的“綠色再造”。“所以我們會關注各個行業,探討這里邊哪一塊會有顛覆性的低碳效應,然后我們會重點關注行業的重大工藝革新,或者重大裝備革新的機會。”左林說。從末端治理的角度講,整個環保行業在低碳背景下其實都有一個顛覆性的機會。第一,精細化、專業化。未來環保行業一定會向體系內去延伸,而不是只在末端。例如資源化一定是在生產流程里,而不是放在末端再回頭想辦法。此外,生產流程的資源化應該是一個專業化的趨勢,所以未來環保服務市場一定會出現很多專業化的服務商,比如化工行業會有專業的化工環保服務商,冶金行業會有專業的冶金環保服務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個服務商什么工業都能干。“整個環保行業的趨勢,一定是和工藝結合越來越緊,會有很多更精細化的工作,去和工藝緊密結合,既要保證生產的效率,又要保證低碳的結果。”左林說。第二,集中化、生態化。最典型的就是“退城入園”,現在所有排放大的企業都要退城入園,未來一定會形成一些大的產業基地,這些基地將形成更集中化、更大體量的規模,這樣一來,以前一些并不主流的技術可能就會成為新的主流技術。第三,智能化、數據化。未來可能整個生產環境的控制,更多都是依靠數據化和物聯網的手段來提升效率,從而更全面、全流程地掌握排放結果。至于投資的時間點,左林表示,節能環保行業的核心是社會價值主導,這個社會價值是“政府/監管機構-環境服務商-業主/排放主體”三方供需平衡的結果,而不是其他行業那樣雙方供需平衡的結果。一旦外圍環境變化,比如政府投入更多補貼,打破了平衡的局面,就會出現“再平衡”的過程。所以,考核一個行業是否具有投資價值,第一就是看這個行業是不是正處于變化過程中,政府是否有更大的投入或政策,社會價值是否可以“再平衡”。如果連環境服務商都賺不到錢,那么這個行業就成長不起來。“只有隨著政府投入、技術實施,可以實現再平衡的時候,才是外圍投資人可以參與的時點,這就是我們投資的基本邏輯。”左林說。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