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達峰、碳中和頂層設計文件出爐,如何強化科技和制度創新,加快綠色低碳科技革命

發布日期:2021-10-29 09:33
來源:中國環境報
作者:中環報見習記者于天昊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近日正式發布?!兑庖姟分赋?,要強化科技和制度創新,加快綠色低碳科技革命,加強綠色低碳重大科技攻關和推廣應用。

      科技創新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的關鍵。推進綠色低碳技術革命,以先進技術手段助力碳達峰、碳中和工作高效、高質推動,將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愿景提供強大驅動力。那么,目前我國在低碳技術領域發展情況如何、面臨哪些挑戰,碳排放較高行業應如何做到減污降碳協同?

哪些低碳科技已經領先全球?

      我國在多年前就曾已布局低碳科技產業。2010年,我國提出“戰略性新興產業”的概念,確定了培育和發展重點方向為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車。

      多年的技術積累使我國在一些低碳技術領域已然領先。

      市場調研機構SNE Research發布的今年1-4月份全球動力電池裝機量顯示,中國動力電池供應商寧德時代在全球市場占有份額位列第一。比亞迪排名第四,同比增長了 203.6%。

      根據公安部公布的數據,截至2021年6月底,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603萬輛,占全球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的50%左右。我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已至少持續3年約占全球“半壁江山”。

      2020年,我國光伏新增和累計裝機容量繼續保持了全球第一。

      “這些年來,我國不斷推動低碳科技革新,動力電池、煤直接液化和間接液化技術等技術的開發與應用走在了世界前列。”生態環境部國家生態環境科技成果轉化綜合服務平臺相關負責人(以下簡稱‘成果轉化平臺負責人’)說。

      必須看到,技術創新并不是簡單地從原理性發明突破到試驗、產品、產業的過程,往往從實驗可行到工程可行再到商業可行,還會出現反復,還會發生復雜的規?;炞C和技術二次開發過程。整體來看,我國低碳科技創新仍存在一系列亟待攻克和解決的難關。低碳科技革命不只是工業、農業、交通、建筑哪一個領域的事情,而是一個系統工程,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社會經濟大變革。

低碳科技領域短板應如何攻克?

      “目前,我國低碳科技整體創新能力不足,重大關鍵、核心技術儲備存在缺口,實現碳中和面臨著多重挑戰。”成果轉化平臺負責人表示,“長遠技術部署缺乏、自主創新能力薄弱、技術推廣機制不暢等問題,都是目前低碳科技發展的掣肘。”

      清華大學生態文明研究中心博士后任亞楠認為,要持續強化綠色低碳技術自主創新,“加快部署減污降碳、化石能源清潔高效利用、綠色智慧能源基礎設施建設、基于電力和氫能的低碳化工、基于原料替代的低碳水泥、碳捕集利用和封存等具有推廣前景的低碳零碳負碳技術。”

      由此可見,推動低碳成果的科技轉化,既需要政策鼓勵、市場引導、人才聚集、也需要企業認同、百姓意愿等諸多要素共同發揮作用。既要鼓勵社會各方廣泛參與,百家爭鳴,又要注重因地制宜,穩步推進。

      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院長李海生表示,打造低碳科技支撐體系,關鍵是把科技創新與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相結合,助力發展模式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發展轉變。同時,他也提出了五個體系的建設,即關鍵領域碳減排技術創新體系、科學系統的碳排放核算體系、綠色低碳發展的生態環境標準體系、碳達峰碳中和基礎研究科研體系以及技術研發的保障體系。

      當前,全球經濟下行,疫情后經濟綠色復蘇壓力加大、污染防治攻堅戰進入深水區,在這樣的多重背景之下,地方控制碳排放的內生動力不足。

      “因此,要避免將經濟復蘇的投資導向設定為‘兩新一重’,即新基建、新型城鎮化以及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同時,地方也不能因為‘搶頭彩’心切,提出不切實際的減碳目標、發展目標,對正常項目搞‘一刀切’或者產業過剩導致更大規模的資源浪費。”成果轉化平臺負責人表示。

      “碳達峰碳中和的實現,綠色低碳科技創新至關重要,最終要落實到低排放、零排放和負排放技術在生產生活中的廣泛應用。”在碳中和戰略研究中心成立大會上,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碳中和戰略研究中心主任王毅表示。

碳排放較高行業應如何減污降碳?

      我國工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比比較高,主要包括鋼鐵、有色、石化、化工、水泥等傳統行業。鋼鐵工業屬于傳統化石能源消耗的密集型行業,消耗了全國16%的能源,其中煤炭比例更是達到70%。

      中國鋼鐵工業協會科技環保部主任姜尚清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近年來,鋼鐵行業突破了一批關鍵產品的制約,帶動并支持了下游用鋼產業的發展和升級換代,為實現制造業向產業鏈中高端攀升奠定了基礎。

      “鋼鐵工業的碳排放約占全國碳排放總量的15%,在全國所有工業行業中處于首位。根據數據顯示,我國粗鋼產量已經突破10億噸大關,占全球粗鋼產量的近60%。這也說明,鋼鐵行業是低碳轉型發展的關鍵領域。”成果轉化平臺負責人說。

      “十三五”期間,鋼鐵行業通過一批關鍵技術的研發應用,不僅進一步提升了我國鋼鐵制造水平,而且支撐了產業發展的轉型升級。目前,我國鋼鐵工業基本實現了焦化、造塊、煉鐵、煉鋼、連鑄、軋鋼等主要工序主體技術裝備的國產化,大型冶金設備國產化率達95%以上(按重量計算),噸鋼投資額明顯下降。

      鐵行業還只是傳統行業之一。如何帶動傳統行業借住低碳科技乘勢而上,實現綠色轉型,同樣是迫在眉睫的關鍵所在。

      “在碳達峰、碳中和的背景下,要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新能源體系。”在2021年度江蘇青年智庫學者沙龍上,中國工程院院士胡文瑞認為,目前,我國正在不遺余力地縮小傳統化石能源產業的路徑依賴,探尋到了具有比較優勢發展新能源的路徑,趕上了全球新能源發展“首班列車”,已進入一個新能源快速發展大好全新時期。

      可見,行業碳達峰、碳中和需要持續推動結構、技術、管理的創新升級,多措并舉優化低碳轉型的綜合解決方案。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