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正式文件為何首提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且看本報獨家解讀

發布日期:2021-11-05 09:58

來源:中國環境

作者:中環報記者鄧玥

      中辦、國辦印發的《關于深化生態保護補償制度改革的意見》,明確要推廣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這是國家正式文件中首次提出“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一詞。什么是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為何、如何推廣這一模式?

首次提出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

把生態產業鏈與金融模式相融合,開辟多元化生態補償融資渠道

      “生態產業鏈金融的提法過往未見提及,但產業鏈金融并不陌生,也在我國多項政策中有所推動。”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副院長、長三角綠色價值投資研究院院長施懿宸告訴記者。他認為生態產業鏈金融可以理解為產業鏈金融在生態領域的應用。

      什么是產業鏈金融?產業鏈金融模式是金融機構以產業鏈的核心企業為依托,針對產業鏈的各個環節,設計個性化、標準化的金融服務產品,為整個產業鏈上的所有企業提供綜合解決方案的一種金融服務模式。

      施懿宸舉例,比如某龍頭公司向上游制造商買了產品,但沒付款,這時上游制造商因生產產品要融資,但很難融資。那么銀行就可以給公司授信,如果公司同意上游供應商企業的融資占用其授信,銀行在龍頭公司背書的情況下,可以把錢借給上游供應商。

      目前,產業鏈金融上的相關產品包括了供應鏈票據、應收賬款質押融資、倉單訂單存貨類金融產品等。一些部門、地方也已出臺了針對供應鏈金融規范發展的專門意見,比如此前八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規范發展供應鏈金融支持供應鏈產業鏈穩定循環和優化升級的意見》,加大對核心企業的支持力度、提高中小微企業應收賬款融資效率等。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生態環境管理與政策研究所副所長董戰峰進一步解釋,所謂的生態產業鏈就是協調、整合各種自然資源要素的功能平臺,既包括企業清潔生產、廢物資源化、廢物流轉、再循環、再利用等技術體系,也包括相關制度體系,是由政府、企業、社會多主體合構成的注重經濟社會和生態環境均衡發展的系統。

      “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是把生態產業鏈與金融模式相融合,充分發揮其在生態補償資金籌集等方面的重要作用,開辟多元化生態補償融資渠道。”他說。

推廣產業鏈金融模式與生態產業化息息相關

生態產業利用生態競爭力獲取融資,推動生態優勢變為經濟優勢,推進“兩山”更好轉化

      為何要在生態領域推廣產業鏈金融模式?施懿宸表示,這與生態產業化息息相關。生態產業化是把生態要素向生產要素轉化的重要路徑,比如依托良好生態環境發展的林下經濟、生態旅游、生態農業等,把生態要素的經濟效益最大化。

      “以農業為例,在生態產業鏈金融的模式下,可以依托已經發展成熟的龍頭企業的信用,或者現在互聯網平臺、電商平臺積累的產業鏈數據,面向原本小、散、雜的上游供應商提供更有針對性的金融產品。”施懿宸說,“這種模式尤其適用于缺乏抵押擔保物的群體。”

      他表示,同等條件下,如果某公司提供的產品能有生態加持,生態就成為其隱形的競爭力,從而通過生態產業鏈金融獲取融資,相應地也能通過生態產業鏈金融,發揮核心企業驅動產業鏈生態轉型的重要作用。

      董戰峰認為,生態產業已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將為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提供更多優質生態產品。推廣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將有助于建立可持續的、市場化運作的生態產業,推動生態產業良性發展,使生態優勢能夠成為經濟優勢,變“輸血型”補償為“造血型”補償,使生態補償工作能因地制宜地支持地區生態產業的轉型發展、推進“兩山”更好進行轉化。

如何進一步推廣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

促進核心企業放開信用、創新授信機制,開展試點探索形成多樣化模式

      雖然生態產業鏈金融的提及并不普遍,但類似產品卻已有實踐。目前,安徽省已經推出了農業產業鏈生態擔保模式。

      農業產業鏈生態擔保是一種全產業鏈農業信貸擔保模式,“政銀擔企+”協同支農,有效引導配置金融要素資源,推動農業產業創鏈、延鏈、補鏈、強鏈。

      這種模式是在鄉鎮中選取若干個村(居)委員會(或村集體經濟組織),由縣平臺公司與其組建村合資公司。前者以土地使用權或土地承包經營權出資,后者認繳出資。項目的建設成本由村合資公司向銀行貸款,省農擔公司提供擔保,并按工程進度分批還款。

      村合資公司委托縣平臺公司通過公開招標的方式選定若干家企業,采取建設+運營的模式建設和運營產業項目。項目經營所得由托管公司收取,并按期向村合資公司支付承包費??h政府通過貸款貼息、產業補貼、跟蹤服務等政策大力支持產業發展。為加強風險管理,托管公司須繳納項目建設和承包托管期的履約保證金,以對沖違約風險。

      通過這項工程,各方都有了收獲:村集體組織將擁有實物資產,托管企業培育了高標準的產業加工基地,金融機構創新了支農模式,縣政府盤活了當地荒山荒地。據安徽省財政廳消息,安徽省已梳理出18條產業鏈,推動政府出臺懷寧縣藍莓產業鏈擔保方案、宣城市宣州區家禽產業鏈擔保方案等實施方案,合計發放擔保貸款2.4億元。

      “這種模式并不只是利用核心企業,服務產業鏈的金融模式也是必要的。”施懿宸介紹,除開這種模式,綠色票據也是重要的產品之一。早期中央財經大學綠色金融國際研究院和九江銀行開展綠色票據研究,現在正在作為地方標準予以推行。當時對綠色票據的適用領域并不設限,核心是要支持綠色企業或者綠色交易,如果應用在生態領域,就是所提的生態產業鏈金融產品。

      不過,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是一個新概念,還需要各地探索形成行之有效的多樣化的模式。董戰峰建議,要積極出臺財政、補貼、稅費優惠等相關激勵政策,引導探索打造全產業鏈生態環境金融模式。開展試點探索,在我國東部、西部、中部地區選擇1-2個試點地區,探索典型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及時總結推廣成熟經驗。同時,引入互聯網+、5G、大數據等先進技術,進一步加大培訓力度,培養生態環境金融領域的實干型人才,加強對綠色金融創新成功經驗及案例的宣傳,指導金融機構、企業、社會、公眾等參與其中等。

      施懿宸則認為,生態產業鏈金融模式有兩個重要的抓手,一個是核心企業,一個是交易數據。“其關鍵要依賴核心企業的主體信用和交易的確切性,所以核心企業能夠放開信用、助力產業鏈上的中小企業融資是金融產品能夠實現的重要保障。同時,隨著數字化能力的不斷提升,基于數字平臺形成的交易信用也可以成為產業鏈融資的重要參照,這就需要不同部門間的協作以及授信機制的創新。”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