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能孕育堪比“三峽集團”的平臺型公司嗎?

發布日期:2021-11-09 11:26
來源:中國環境
作者:中環報記者崔煜晨

      黃河是華夏兒女的母親河。2019 年,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不久前,中共中央國務院又印發了《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提出到2030年,黃河流域生態共治、環境共保、城鄉區域協調聯動發展的格局逐步形成。近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再次明確,著力打好黃河生態保護治理攻堅戰。

      那么,黃河流域生態環境保護中企業機遇在哪,能否出現像“三峽集團”這樣的大型平臺公司,環保企業如何參與其中?記者對此進行了深入采訪報道。

黃河流域生態保護機遇何在?

做好水環境治理,實現水資源循環利用

      “黃河一直‘體弱多病’,生態本底差,水資源十分短缺,水土流失嚴重,資源環境承載能力弱,沿黃各省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尤為突出。”《綱要》中一語道破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挑戰。

      其中,黃河流域最大的矛盾是水資源短缺。上中游大部分地區位于400毫米等降水量線以西,氣候干旱少雨,多年平均降水量446毫米,僅為長江流域的40%;多年平均水資源總量647億立方米,不到長江的7%;水資源開發利用率高達80%,遠超40%的生態警戒線。

      黃河流域最大的短板是高質量發展不充分。沿黃各省區產業倚能倚重、低質低效問題突出,以能源化工、原材料、農牧業等為主導的特征明顯,缺乏有較強競爭力的新興產業集群。

      “黃河流域水資源短缺,制約著沿黃地區的工業現代化進程,并可能導致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惡化。生態建設要用水,發展經濟、居民生活也離不開水。”碧水源董事長文劍平表示。

      古有“黃河之水天上來”,如今“水資源短缺、水土流失嚴重”,要求必須做好黃河流域水環境治理,治水、節水和水循環利用一直是重中之重。

     《意見》要求,全面落實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要求,實施深度節水控水行動,嚴控高耗水行業發展。維護上游水源涵養功能,推動以草定畜、定牧。加強中游水土流失治理,開展汾渭平原、河套灌區等農業面源污染治理。實施黃河三角洲濕地保護修復,強化黃河河口綜合治理。加強沿黃河城鎮污水處理設施及配套管網建設,開展黃河流域“清廢行動”,基本完成尾礦庫污染治理。到2025年,黃河干流上中游(花園口以上)水質達到Ⅱ類,干流及主要支流生態流量得到有效保障。  

      文劍平也看到了其中機遇,“黃河沿岸地區必須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推進污水高等級資源化,讓水循環起來,實現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

黃河流域會出現平臺型公司引領嗎?

要有穩定收益和投入,沒有與三峽集團體量相當的央企,省級企業難當此任

      在長江大保護中,三峽集團成為骨干主力,在促進區域可持續發展中承擔起基礎保障功能。黃河流域會出現類似三峽集團的大型平臺公司嗎?

      此前,城發環境試圖成為黃河流域的平臺型公司。今年年初,城發環境發布公告,擬以發行A股方式吸收合并啟迪環境,吸收合并完成后,城發環境擬更名為黃河環境,爭當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排頭兵。

      但從三峽集團和城發環境的體量來看,兩者相去甚遠。作為全球最大的水電開發企業和中國最大的清潔能源集團,2020年利潤總額超過550億元、凈利潤超過452億元。截至2021年6月底,三峽集團資產規模突破萬億元大關。而城發環境資產總值截至今年9月30日,僅為203.46億元。

      E20環境平臺薛濤認為,三峽集團利潤的很大一部分來自穩定的大壩發電業務,因此有錢投入長江大保護,成為長江流域的平臺型公司。在黃河流域很難找到這樣的央企,既要保證穩定投入又要與環保相關。“不出錢,憑啥引領?”

      據了解,到2020年,三峽集團規劃投入長江大保護項目投資總金額累計將達到1000億元。作為央企,三峽集團的戰略發展定位是國家發改委和國資委共同明確的,在長江流域開展工作有一定優勢。

      此外,黃河流域經濟水平較長江流域偏弱,“沿黃各省區經濟聯系度歷來不高”,作為河南國企的城發環境,在地區協調中發揮作用難度較大。薛濤認為,要打造流域平臺型公司,省級企業難當此任。

      記者發現,城發環境與啟迪環境的合作事宜,在今年7月披露方案有所調整后,至今遲遲未召開股東大會。加之近來啟迪環境涉嫌利潤造假,本計劃交易完成后,總資產規模達到562.9億元、業務范圍將覆蓋全國的新公司“黃河環境”,不知何時能出現,甚至不知是否能出現。

環保企業一直致力于黃河保護

地方企業全面服務環境治理,行業龍頭深入挖掘市場潛力

      盡管沒有出現平臺型公司,黃河流域的生態環境保護特別是水環境治理一直沒有掉隊。一方面,不少地方環保企業一直深耕于此,全面服務地方環境治理。

      比如,2019年山西省成立山西黃河水務生態環??毓捎邢薰?,開拓生態環保市場,開展生態修復治理等業務。2020年,陜西環保集團與農發行陜西省分行就加強黃河流域生態保護項目達成合作意向,并計劃在延河流域治理等重點項目建設方面開展融資合作。

      寧夏水投集團則著力于以建設優質水資源、健康水生態、宜居水環境、先進水文化為企業發展路徑,構建水務、環境、工程三大板塊,力圖“打造國內一流區域綜合環境開發商”。

      另一方面,環保行業龍頭企業在黃河流域的布局也早已開啟,深入挖掘市場潛力。比如,首創環保集團成立 21 年,始終致力于改善黃河流域水環境,實現綠色可持續發展,截至 2020年底,首創股份在黃河流域供水規模達到約300萬噸/日,污水及再生水處理規模達到450萬噸/日,固廢處理項目達到28個,服務人口約900萬人,為母親河水質改善提供專業支撐。

      碧水源多年聚焦黃河流域的水污染治理、水資源節約集約利用和生態環境治理,通過自主創新研發的污水資源化、高品質供水技術,著力解決黃河流域突出問題。如公司的MBR-DF雙膜新水源技術可對污水進行超凈化處理,出水可用于環境敏感地區生態或水源地補水、回灌以及工業回用等。

      “目前,碧水源在黃河流域沿線的9個省區建設了多個典型示范項目。”文劍平介紹說,未來,公司將在更大區域采取“好用不貴”的膜技術聚焦水質提升,推進污水資源化戰略落地生根,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作出更大貢獻。

分享到:
最新資訊
熱門內容